第一文学城

【嫐】 第二部彩云追月 36情何以堪

第一文学城 2021-03-06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voxcaozz
字数:8452 喜欢的朋友请右上点赞,非常感谢。谢谢大家支持,上一章终于过百点赞,希望这次也一样。


字数:8452

喜欢的朋友请右上点赞,非常感谢。谢谢大家支持,上一章终于过百点赞,希望这次也一样。
再唠叨两句。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各位倘若对写作手法,文笔脉络有啥见解,但说无妨。
但若只是对人物发展思路简单粗暴的说一句不喜欢,那请莫点赞,并离开即可。
记得以前情海有句老话,作者为大。窃以为大家可以细细思量一番。
最后祝大家新春快乐,身体健康 。

               36情何以堪

  沟头堡北口的三角坑,南窄北宽,呈锥子型傍依在泰南这条省国道的东侧,
像极了男儿雄壮有力的上半身,说书先生讲隋唐演义,那里面的好汉似乎就是这
个样子,细腰乍背。

  省道两旁是一米来高的土埂,风一吹,哗啦啦的一阵干响,随即在三角坑上
打起了旋儿,那些个柳树榆树便也随着一起吱扭扭地摇摆起来。天蒙蒙亮时,炮
声四起,由远及近传了过来。村北口三角坑东侧的两处房子的门楼上,灯笼仍在
亮着,风一打,愈加显得喜气洋洋。往年的这个时候,准有个半大孩子会从家里
跑出来,一只手提溜着竹竿,一只手拿着鞭炮,不过今个儿看起来他似乎是睡过
了头,也可能是看了半宿录像太疲倦了吧,半天也没见着人。不过,倒有个精神
矍铄的中年人在院子里忙碌,前一秒他还端着簸箕给暖气炉子添煤,后一刻就又
跑进套间里开始整理杂物,里里外外跑进跑出,又给那昨日剩下的饭菜归置到了
一旁,忙完,这才坐下来歇会儿。

  坐在马扎上正要点烟,忽地意识到了什么,中年人忙又跑进了锅炉房里,从
口袋中掏出个用卫生纸包裹的东西,他掀开炉盖,用手搓着那团卫生纸,随即两
个黏成一团的透明物便露出了一角。

  中年人把它们捏出来看了看,团成一团的两个透明物像洗过以后摇摆在风里
的衣服,外面干燥内里却带着一丝水渍,透明色的内里持续散发着一股刺激味蕾
而又呛鼻儿的味儿,心里想到了什么,于是男人脸上便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他
还特意闻了闻透明物的外皮,然后依次放在嘴里唆啦两口,脸上便显出一片悠然
陶醉样儿,还吧唧起嘴来轻喃一句:「真骚,不过确实够味儿」,回味着这里面
的故事,随后手一扬,把它们一起扔进了火堆里,又补充着念叨了一句:「昨晚
上多亏有这两个玩意,也总算落地生根,让你们都找到了家!」炉子里跟着响起
了一阵吱吱声,又是一股呛鼻儿散发出来,像是烧胶皮的味道。

  翻身回到厢房后,先是看了看套间里规整出来的东西,而后中年人坐在马扎
上点了根烟,抽烟的过程他稍稍整理一下衬衣,儒雅端正不说,整个人红光满面
看起来更加精神饱满了。他倒是精气神不错,后来从屋子里踉跄着闯出去的小伙
子则一脸黯淡,丢了魂儿似的跑到西场,茫茫一片天地,竟不知自己该去向哪里。

  那些个日升日落的日子里,一群富于睿智的人总会在槐树前的木墩子上聚齐。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叼着旱烟袋,或提溜着茶壶,或拿
着蒲扇,优哉游哉地用他们与生俱来的表达方式,绘声绘色的把那些个用青蓝色
大砖砌盖的房子里面的故事讲述出来。讲至高潮,四十开外的那些老娘们便都会
情不自禁跟着一起附和两句,多以「还干鸡巴啥呢,快鸡巴说重点吧」这种淳朴
而又简单的言语来表达自己内心那急不可耐的情感,于是在不经意间抖动起花背
心、白背心,胸口的奶子便颤了起来,讲述者如果是个爷们的话,便会把目光寻
唆过去,穿梭在她们的胸口上,唾沫横飞讲得越发卖力,而那些个岁数稍小一些
的女子当然是架不住老爷们的一番狂轰滥炸,只得把脸撇到一侧,故作不知,实
则耳朵支起来老高,然后「谁家晚上肏屄打炮的辛密」便都给她们听到了耳朵里。

  孩子们是耐不住寂寞的,永远不会像大人们那样长久扎在树荫凉底下说些风
流韵事,实在没话说还能听个呵呵。他们拥挤在榆柳木或者枣槐木的门子前,手
里拿着晒莲(向日葵)杆子,或者是攥着弹弓子,仨一群俩一伙,迎着烈日顺着
街巷开始奔跑起来,忽东忽西,跑得满头大汗,然后在两旁玉米地的注视下,来
到沟头堡二道闸前,晒莲杆子一丢,弹弓子放在河坡上,把个裤衩背心从身上一
脱,赶鸭子似的一起跳进青龙河里。

  时值六九,立春时节下的二道闸东西两侧的冰面仍是一片湛蓝,但站在桥头
已经可以听到闸板下面传来的哗哗流水声,深吸口气甚至还能闻到一股寒春时节
所特有的泥土味,深达肺腑,让人稍稍有些感觉,这里还是有些活气的。而三角
坑这片地儿就不同了,一片死气沉沉不说,枯黄的漫坡、干硬的树枝、寒冷的回
旋风,这个环境下,人也就自然而然跟着一起堕落变得死气沉沉。

  杨书香的脑袋几乎快要扎进裤裆里了。抽着闷烟,他越想越憋闷,越憋闷心
里就越堵得慌。沟头堡二道闸前的那堵用洋灰砌成的墙壁上,不知是哪位大师在
什么时候所书写的七十二条教义:「四黑、四红、四脏、四险……」。这些玩意
杨书香都能倒背如流,早就印在他的脑海深处,聊蛋逼时,整上两句哈哈一笑,
现在呢?尤其是回想起「四绿」时,他那如同面包一样的左手便禁不住颤抖起来。
至亲至爱的人背地里做出了那种事情,而且还是在他亲眼目睹之下做出来的,心
头就犹如给软刀子一下一下拉扯——捅进去拔出来再捅再拔,那感觉比抽他嘴巴
还要令他难以接受,还要痛苦万分:不说好的要给我红包吗,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告诉我!告诉我啊!也让我死了这份心!

  周遭的风簌簌而起,像是啜泣的孩子在呜咽,用无声的咆哮在舔舐着心底里
的伤,那种痛说不出,却由内而外痛得人难以抵挡。

  光棍汉和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们往往喜欢凑在一起,他们把膀子一光,云山雾
罩天南海北去谈一些寡妇门前的事儿,围绕着女人,话题展开之后往往越说越邪
乎,就比如爬灰,经他们的嘴里一说,戳脊梁骨似乎无足重轻,更多的是满足在
一种自我倾吐口水之上,把它当成茶余饭后无伤大雅的话来讲出来,聊到兴起时
还可以相互进行调笑。

  「你爸今个儿没跟你媳妇儿睡?」

  「你媳妇的咂儿才让你爸吃了呢!」

  「不是我说,你们家那老大长得可真像他爷。」

  「你娘了个屄,你媳妇儿刚从厕所出来,你们家老爷子可就进去了。」

  「他妈的回头我先崩你媳妇儿介!」

  「一会儿我就上你们家,把你娘们崩了。」

  诸如这类极不正经的话经他们嘴里大肆宣扬出来,竟如此的和谐自然,感觉
不出半分粗糙来,还往往逗得众人前仰后合哈哈大笑,然后说话者和听音者仅仅
只是相互轮起拳头互捶两下便掀篇过去,丝毫不影响下一个话题的继续分说。

  当杨书香的脑海中闪现出这些个片段时,当那些个曾经听到的话由赵永安和
马秀琴演绎出来后,除了心底里没法遮掩的哀伤,剩下的便是无尽的迷茫。他不
解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竟然真有传闻中的那些事情在上演着,上演的主角竟
还是自己熟识的人,于是他变得愤怒,变得失去理智,以为赶跑了赵永安世界便
清净了,却不想又遇到另一个让他更为堵心的事儿——娘娘和爷爷之间竟也存在
着那种关系,并让他亲眼目睹了整个事件的过程——年三十晚上,在套间里上演
一幕无遮无拦的乱伦肏屄大战。

  都他妈疯了吗?是都你妈疯了吗!伤口未曾愈合便又给盐洒了一道,于是杨
书香心底里的咆哮再起,整个人在风中瑟瑟地抖动起来。他一遍遍问着自己,试
图在心底找寻到答案,换来的却是比左手更痛的心伤。如果仅仅是折磨也就罢了,
他觉得自己跟个傻逼似的,活在梦里、置身在天方夜谭之中,被人反复愚弄,被
人反复操纵,没有半点逃生余念。又像那大闹天宫的猴子,任你七十二变一个筋
斗飞出去十万八千里,也终究逃脱不了六字大明神咒的镇压,最终落得个在五行
山下被束缚五百年的悲惨命运。

  赵永安我肏你妈妈!要不是因为你个屄养的,我何至于会变成现在这样儿?
杨书香骂着街,眼里除了怒火,似乎还夹杂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悲愤。

  在这三角坑上,燥热让杨书香缩成了一团,因热恋的故土被泼了墨而使他变
得仓惶无助,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的一切变得那样陌生,耳畔呼呼地刮着风,
连烟头啥时灭的都不记得了。

  还要我怎么做?还能怎么做?脑袋里嗡嗡作响,口干舌燥,心口不断翻腾。
就算再怎么暗示,也没法再欺骗自己了,无论再如何排斥,陈云丽高潮时的叫声
和从她阴户里滴落到地上的精液都已成为事实,一遍又一遍地敲打着杨书香疲惫
的身躯,撕裂着他直到体无完肤。

  这一夜其实他睡得迷迷瞪瞪,耳边的嘈杂声一直没有间断,他说不清到底是
真是假,以至于梦里的青龙与伊水一直持续纠缠在颠簸中,高来高去夹杂着一抹
挥之不去的跳跃,连那描画上甘岭战役的「我的祖国」听起来都失去了存在他心
里的那股味道,像县礼堂听派出所民警讲法制报告那样,枯燥、生硬、乏味,还
多了股悲壮。

  你以为你是谁?还让别人考虑你的感受,自作多情吧你!天地间,空空旷旷,
似乎只剩下这小伙子在自怜自伤。

  电台里,火鸟三人组唱那首「红红的蝴蝶结」时,杨书香就站在西场外,娘
娘唱「一条大河」时,他就站在她的身边。而当这些歌声婉转起来幻化成为气流
从陈云丽的嘴里抑制不住地喷发出来时,杨书香看到了她头上戴着的绒花,红的
是如此耀眼,和她那条被剪开口的红内裤相得益彰,在一根乌黑硕大的阳具面前,
被撑到了极限,在撞击中绽放着诡谲的水花,不停淌溢着骚水儿。

  在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面对的情况下,刺痛着,眼睁睁地看着两具肉体叠合
在一处,来回穿梭,除了心口窝,狂跳不止的还有那舞动起来令人眼花缭乱的一
百迈车,上下翻飞,颠簸出肉汪汪一片刺眼的光芒。

  哆嗦着手,杨书香从口袋里掏出了烟,他不知道自己抽了几根,嘴都木了,
但还是想抽。倚在树根子上,把烟叼在嘴里,用手拢着点着了火。缭绕的烟雾中
他把眼睛闭上,脑袋里一直在嗡嗡作响,除了一片肉色便是哒哒地异动,让浮夸
的青烟这么一呛,眼前立时起了一层氤氲的雾气:做了四十四次,到底是谁给你
们的勇气让你们如此肆无忌惮?是谁?

  举起拳头来,杨书香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赵伯起是在清晨七点半跑过来的,进门他就看见柴灵秀正站在当院里刷牙呢,
柴灵秀见他一脸焦急,清了清口腔把漱口水吐进泔水桶里,先是给大哥们拜了个
年,而后笑着示意让他去堂屋里坐。

  「伯星给薅进介了,我寻思让大哥给捎句话。」顾不得拜年,赵伯起上来就
这么一句。当然,他知道这话要是跟杨老师说,恐怕就算答应下来也是勉为其难,
所以也没瞒着柴灵秀,实话实说把情况先跟她讲了。昨晚上柴灵秀倒是听见了响
动,当时一家子都在屋里聊天看电视,谁也没理会这个。「先别慌,事儿出来了
咱想办法。」分说完,柴灵秀赶忙相让,把赵伯起让进了堂屋:「吃饭没?后院
一块吃点!」赵伯起摆起手来,一脸无奈:「老四家里的一大早就跑过来了,哭
天抹泪儿的,我爸也说让我尽快想办法。」兄弟有事儿他这当大哥的不能不出头,
而且是在过年时出的事儿,闹腾起来心里别扭。

  「伯星进介了?」闻声,杨伟从里屋走了出来,一边说,一边寻唆着把目光
看向了柴灵秀。柴灵秀冲他摆了摆手:「衣服都给你找出来了,换完衣服回头后
院吃饭介。」又跟赵伯起说:「你们哥俩先待着,我去后院看看。」对着镜子拢
好了头发,又拿出了雪花膏擦了擦脸,左右看看,把那红绒花戴齐整了,又在手
上背了背,随之径自来到了后院。

  后院,饭早就热好了,冒着热气摆在了圆桌上。屋内,干货鲜货也放在盘子
里,摆放在茶几、炕上,因为一会儿有人要过来拜年,所以都事先准备了出来。

  「香儿呢?」李萍拿着暖壶从里屋走出来:「怎没放炮呢?」这话一说,里
屋的杨刚也吱声了:「是内,才刚还在屋子里呢,这打晃儿的工夫就看不见人了,
刚才我还转悠来着,也没看到三儿去哪了。」

  「不会是上厕所了吧?」柴灵秀也没看见人,踱进里屋,正看到杨刚和陈云
丽两口子在炕头上哄着颜颜玩,见小家伙从炕上爬来爬去,也凑了过去:「呦,
小家伙精神头还挺足,几点醒的?听不听话?来,奶奶抱抱。」从炕上把孩子抱
在怀里。

  「听她奶说,半夜醒了两次。」看着弟妹哄着颜颜,杨刚走到堂屋,点了根
烟,坐在凳子上,提起手来轻轻捏着脑门:「小伟呢?咋不过来吃饭?」

  「前院跟伯起说话呢。」柴灵秀接了一句,抚摸着颜颜的脸:「谁给孩孩儿
打得红脑门呀,这漂亮内。」这是昨个儿她给馒头戳红点时一就手给颜颜点的,
为的就是过年图个喜庆,见陈云丽打了个哈欠,她边说边笑:「折腾你半宿吧?!」

  陈云丽「嗯」了一声,笑呵呵来到堂屋,她也点了根烟,坐下来后脸上有些
倦意,不过精气神看起来不错:「可比他爸小前儿皮多了。」撂下话,也嘀咕起
来:「三儿这是跑哪介了?」

  沏好水,李萍笑着接了一句:「还有个不折腾的?云丽起来之后这哈欠打的,
回头拜完年赶紧回介补觉。」见老头子从厢房走出来,招呼着:「他爸,别忙乎
了,把尿桶拿进来,赶紧吃饭吧!」杨庭松不慌不忙,言语道:「一会儿胖小他
们就过来啦,我合计着又看了眼昨天和云丽归置出来的东西。」

  「爸你赶紧吃饭吧,昨儿晚上就操持,今个儿还操持?」杨刚朝着院子里喊
了一声。杨庭松摇晃着脑袋,笑着说道:「这活动活动筋骨呀挺好,你还别说,
晚上跟云丽弄这一气,汗也出了,就当锻炼了,吃饭都香。」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这人他闲不住。」跟儿子说了句,李萍进了里屋,
她从柴灵秀手里把孩子接过来:「你去吃饭吧,这饺子和菜端出来一会儿就凉。」
哄起颜颜时却兀自对她念叨起杨书香来,说你三叔咋这半天还不回来。

  来到饭桌前,柴灵秀朝院里喊了声,让公公进来吃饭,返回头把赵伯起他老
兄弟的情况跟大伯子讲了,说左右书勤得去老丈人家,干脆这个事儿就交给书勤
去办。杨刚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昨个儿玩牌时新岳还张嘴了呢,央求自
己说帮陈秀娟一把,干脆都交给儿子去办,间接着让儿子去学学怎么处理人情。

  他们正说话,马秀琴打正门走了进来。进门先是给杨庭松拜了年,杨庭松一
看是秀琴,笑着把她让进了屋子。说过了吉利话,柴灵秀就问马秀琴有没有看着
自己儿子,这半天上厕所也该回来了,要不就是跑去秀琴家找焕章了,都这个点
儿了。

  马秀琴摇了摇头。往年都是香儿来自己家催儿子起床,寻思着孩子没过来的
原因可能是因为昨个儿看电影睡得晚,哪知不是那么回事。

  七点半都过了,人也见不到,柴灵秀言说了两句便走了出去,过西角门,先
是到前院喊了一声,让杨伟过来吃饭,仍旧没踅摸着儿子的影子,打门里出来时
见篱笆门虚掩着,就跑了过去。往下一看,儿子正蹲在三角坑里不知干啥呢,忙
催问起来:「香儿,你还不赶紧吃饭来?」叫了两声不见动静,走下坡来一看倒
吓了她一跳。儿子蓬头垢面,丢了魂儿似的正坐在树根子上抽烟呢。再一看,他
脚底下还扔了四五个烟屁。

  「地上凉不凉呀?!」眉头紧锁,柴灵秀一把将儿子从树根子上拽了起来:
「该闹肚子啦!」

  被这猛地一提,杨书香打了个哆嗦,他木然地看着柴灵秀,陡地抓紧了她的
手臂:「妈,妈妈,你会不会不要我?」那左手分明一直在颤抖着,像发面饼似
的肿了一圈,浑然不觉,仍在追问:「你不会丢下我不管,不要我了吧?!」

  儿子抽了那么多烟,又无缘无故说了两句没头没脑的话,正疑惑不解,柴灵
秀忽地发现他的手还肿了,心里顿时颤悠起来:「到底咋回事,你快告妈啊!」

  杨书香一脸暗淡,猛地搂抱住了柴灵秀的身子,嘴里兀自说着:「你不会不
要我吧?」那神神叨叨的样儿把柴灵秀都给弄懵了

  从半个小时之前,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回归了现实,但杨书香始终也没有
走出昨晚上阴影对他造成的困局,这让他对整个世界产生出前所未有的怀疑,他
紧紧搂住女人的身子,因为这是他妈妈,因为他怕失去她。

  「到底咋回事?别不言语,你快告妈啊!」柴灵秀从没见过儿子如此失魂落
魄过,她既担惊害怕,又无比心疼,摇晃着儿子的肩膀泪都快急出来了:「你咋
不说话,你咋不跟妈说话呀!」

  从恍惚中醒转过来,杨书香抽搭起鼻子,试图笑一笑,结果笑倒是笑了,可
能长这么大就今个儿这笑比哭还难看:「妈,儿心里难受哇。」

  「你看着妈!」柴灵秀端住了儿子的肩膀,一字一顿,打量着他。儿子那双
原本应该炯亮的大眼以及那张清秀俊朗的脸,此时挂满了愁绪和哀伤,她不知道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把儿子挤兑成了现在这样,连嘴唇都隐隐透着一丝青色:
「你跟妈说到底是咋回事?」那一刻,杨书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扑上前
一把搂紧了柴灵秀,眼泪簌簌,吧嗒吧嗒的滴淌而下。柴灵秀抿起嘴,搂住儿子
的脑袋,儿子轻易不哭,肯定是遇到啥糟心事儿让他心里憋闷坏了:「香儿,跟
妈妈都不能说吗?」

  这事儿让杨书香怎么开口说呀!连马秀琴的事儿他都憋在了心里,更何况发
生陈云丽这个亲人身上的事儿了。「妈妈。」杨书香紧紧地搂着柴灵秀,嘴里嗫
嚅地叫着,难受之外内心又极其恐惧,从未怕过啥的他在此时真的害起怕来,他
怕自己的妈妈也会做出那种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无论如何是他不能接受的,
那样的话,还不如拿刀捅了他,也落得个痛快:「妈你别走。」就那样瑟瑟抖动
着,如风中摇摆的杨柳,嘴里轻弹,连声叫着,泪水止不住往下流淌着,有如夜
宵啼鸣:「妈妈你别不要我。」凌乱在呜咽的风中,或许也只有杨书香敢于在众
人面前脱颖而出,把这最伟大的两个字连在一起喊出来,也只有他敢于在那不善
表达的年代里伸出双臂搂住自己的母亲,用这种方式向她表达情意:「妈妈。」
那鼻涕一把泪一把给柴灵秀的衣服都弄湿了,她知道,儿子到岁数了,也会像当
年他两个哥哥——书文和书勤那样,把心眼藏起来,不管大嫂子这个当妈的怎么
问,都不会吐露半个字来。

  「妈不问了,你跟妈回家。」柴灵秀捧起儿子的脸轻轻擦着他的眼角:「哭
成这样儿,我儿的心里不定多委屈呢。」又轻拍起他的肩膀,把那受伤的手托在
眼前:「手咋弄的?总该把事儿跟妈讲讲吧!」

  「那手是我捶墙弄的!」哭过之后心里好受多了,胡乱抹了把脸,怕妈妈担
心,杨书香抽搭起鼻子解释起来:「妈,我知道不应该做傻事儿,让你陪着我一
起难受……你别跟别人说这事儿……」

  儿子在年初一闹腾这么一出,当妈的能不担心吗?杨书香越这样说,就越让
柴灵秀心里起疑,问也问不出来,又猜不出到底发生过什么致使儿子用这种极端
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对于她这个当妈的来说,是又疼又怕又心酸,眼泪围着眼圈
打转儿,忍不住嗔怪起来:「脸不洗牙也不刷,头发乱糟糟的,再这样邋里邋遢
的妈就真不要你了。」怕话刺激到儿子,又见他心思不属,柴灵秀拧了他一把:
「还听不听妈话?」

  杨书香支支吾吾点了下头。美好的梦被整得支离破碎,人也给弄得遍体鳞伤,
于他而言,就算一休哥跑来恐怕也没法解决眼前的问题,至于有没有诸葛锦囊,
更是遥不可及,那玩意都是小说编造出来的,就算有,也是历史了。生怕梦醒之
后连最后的念想都没了——妈都离己远去,还有个啥意思?手就紧紧搂住柴灵秀
的腰,不肯放开,嘴里语无伦次如梦呓般:「我做了一个跟你在一起的梦,让人
砍了。」

  柴灵秀虚微挣脱一下,而后拢起儿子的脸:「多咱才长大呀,才不让我提溜
心?」尽管半嗔的芙蓉脸上一片冷峭,秋水的眸子里挂满了忧愁,面对儿子时,
仍很快就笑了起来:「那么大了还哭鼻子,还磨人?成心气妈?快去把脸洗了,
你大他们都等着你呢!」推了儿子一把。这时,一缕阳光悄然无息地从东山照射
过来,蔓延在柴灵秀的那张水润的脸蛋上,杨书香偷偷扫了她一眼,叨咕了一句:
「妈,你能亲我一下吗?」

  「啊?啥?」

  「没事。啥也没说。」

  回到前院,给儿子把手简单包扎了一下,让他去换衣服,趁着这个功夫柴灵
秀跑去了后院。本来发生在儿子身上的事儿也不叫个事儿,可既然儿子不愿跟自
己讲,当妈的知道了又不能眼瞅着装看不见,她就合计着让嫂子出面去探探儿子
口风,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儿还好好的呢!」陈云丽寻思着又问柴灵秀给儿子的手处理没有,柴灵
秀没说话,儿子的手肿得跟发面馒头似的,当妈的哪能看不见呢!小妹嘴上不说,
有过类似经历的陈云丽知道她心里着急,便宽慰起来,把这事儿都揽到了自己身
上,心说真格的自己这做娘娘的从孩子嘴里还套不出半句话来吗:「晚上我问问,
看到底是啥事儿把儿子弄成这样的。」

  那边的马秀琴虽说知道了信儿,却插不上嘴,因为暂时没看到杨书香的人,
不知道孩子的手伤成啥样,所以心里七上八下。然而于焕章那边她自己还身陷其
中不得其法呢,又哪还有啥解决的招。不过待她看到陈云丽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儿
时,免不了又一阵自惭形秽,心道一声自己可真没用,孩子心里委屈自己这当长
辈的束手无策不说,之前竟还口口声声说要给孩子快乐,上哪去给呢?一阵患得
患失,又暗暗琢磨,十五过后就该搬过来了,到时候找机会再跟杨书香絮叨絮叨,
只要孩子提出想法,要啥她这个当琴娘的都答应他,满足他。

  姐儿仨在这西屋一絮叨,大门外吵吵嚷嚷的便涌进了一拨人马,到院子里声
音更大,隔着门就叫起来了,祝福声、道好声此起彼伏。

  「香儿咋还不过来吃饭?」因不见孙子的影儿,李萍念叨半天了,见拜年的
人都来了,又知问起屋外的二儿子:「小伟,你看香儿了吗?总得把饭吃了再走。」
杨伟摇了摇头,被支问得有些气恼。「三儿今个儿是咋了,跑出去就没影了。」
撂下话,杨刚起身笑着跟门外的来人打起了招呼。剜了一眼杨刚的后背,杨伟也
跟着站了起来。

  眨眼的功夫,屋子里可就挤满了人。杨书香施施溜溜地混在人群后头,本来
堵心不想吃饭,又怕妈妈责问,刚凑到桌子前捡起个饺子,没等填嘴里就被喊住
了:「你干嘛介了?」一看是父亲,他张嘴就扯了个慌:「闹肚子了。」

  「闹肚子?你看现在几点了都?」被父亲这么一通没来由的喝问,杨书香把
饺子朝桌子上一扔,正要回敬两句,忽地看到嘈杂的人群里娘娘正寻梭着自己这
边,而且还在招手,他脸腾就红了,不知为何又热又涨,于是鬼使神差般把脸一
撇,捡起盘子里的饺子就往嘴里填,一个接着一个,随后他只觉得头重脚轻,胃
口再次抽搐起来,身子连续打着冷战,哇的一口全吐了出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