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武林沉沦第二部】第59章:重逢

第一文学城 2021-03-06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霸道的温柔
字数:11329 作者:霸道的温柔   PS:这段时间回家过年了,在家里很忙,一时忘记更新了。

字数:11329

作者:霸道的温柔

  PS:这段时间回家过年了,在家里很忙,一时忘记更新了。

  除夕晚补上,祝大家新年快乐,晚上打个好炮!

  凌府,后院凉亭!

  此时正值晚秋,江南水乡仍有温暖,树叶却早已杏黄,在柔和阳光下大地呈
现一片秋色美景。久别重逢的三人便在这一片晚秋中再次重聚在一起,大家都发
现每个人的成长与不同,想起自身早已不同变化,心里无不百感交集。

  率先打破话题的是林动,他将凌清竹离开后,在开封城所发生的大事绘声地
说出来。个中自然难免添油加醋,说得天花乱坠。把当时情况夸大数倍,也把自
己在其中作用夸大数倍,脸上满是一副快来夸我的神情。

  凌清竹一双明亮落在高达身上,眼神充满柔情:「高师兄,对不起啊!在你
的伤未完全康复之际。我就擅自离开,你……你……的伤好了?」

  「没事,我的伤早就好了!」高达感受对方眼神中柔情,心里一阵猛跳,她
心里还有我!

  林动又说道:「是啊!都过了几个月,大师兄的伤早就好了,而且还功力大
增,成为『青云门』最强的弟子。」

  这话自然将玄极排除在外,因为他已经成为青云弃徒了。就算他实力与高达
平分秋色,甚至比高达高也没用。

  凌清竹轻轻一笑,脸上露出调皮之色:「知道啊!还一次定了三门亲,想不
到平时这么老实的大师兄原来也是个色狼!」

  「是啊,哈哈……」林动心里喀登一下,自己曾经在来往书信中向凌清竹提
及过小尼姑定仪一事,她一直没有回应,难道她不同意?

  高达有些尴尬:「我……不是这样的……我对她们是真心的……」

  凌清竹吐吐舌头,朝着两人作个鬼脸:「动郎,高师兄,清竹说笑的。你们
在开封经历的事何等惊心动魄啊?当初我听到传闻,还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早
离开你们,要是我能在你们身边一定能帮上忙,现在看来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你……」高达心里一阵的不舒服:那日你哪里离开了,分明是去跟『猪马
双怪』鬼混了。

  高达抬首四处望下,希望找到『猪马双怪』的踪影。在大街上遇到之后,他
就有意跟凌清竹身边,不让这两个丑八怪有机会动凌清竹母女。一路上多次生出
想杀掉他们的念头,只是想到丁剑对自己的恩情,一时间难以下手。

  只是『猪马双怪』好像也知道什么似的,自打一见到高达就吓得缩头缩脑。
一路上规规矩矩,不敢有半点坏水,回到凌府后就躲得没踪影。高达哪里寻得着,
反而让林动发现有些不妥,便问道:「大师兄,自进入凌府后,你就一直心不在
焉?难道你有了几个天仙般嫂子,竹妹就变成庸姿俗粉了?」

  凌清竹嗔道:「动郎,你不要胡说!」一双眼睛却紧紧地望着高达,眼神竟
露出一丝哀怨。

  高达摇摇头:「没有,只是刚才看到那两个下人长相甚是奇特,忍不住多看
几眼而已。」

  经高达这一么说,林动也觉得那两人长得极丑,笑道:「这两个家伙该不会
是什么妖怪吧!如果武林上有个『绝丑谱』,我想他们肯定能上谱的。」

  凌清竹心里一惊,忙说道:「他们是府上新招的下人,别看他们长得丑,干
起活来挺『勤快』,平时都是在府上挑挑抬抬干重活。」

  高达心里嘀咕着:「重活?是操你们母女两个吧!」

  凌清竹拍拍胸口说道:「是啊!他们两个原本是北地受灾了灾民,来南方投
奔亲友。结果十多年间物事人非,亲友找不到,走头无路。见到凌家府上在招人
便来试试看,爹爹说他们长得这么丑,留在府上也放心。」

  「别拍了……我的竹妹……」凌清竹这段时间可能长期被『猪马双怪』滋润,
胸脯大了很多,这一拍玉乳忽胀忽压,纵然隔着衣物也可看其雄伟,林动在旁边
直流口水。

  凌清竹看到林动一脸的猪哥脸,脸上飞起一块艳红,在桌子下面踢了一脚林
动:「动郞,你又在动什么歪脑筋啊!」

  林动尴尬地一笑:「哈哈……没有……没有……是不是大师兄?」

  「竹儿,你们在说什么呢?远远就听到你们的笑声了!」正当三人有讲有笑
时,忽然传进来一把妇人声音传来。

  众人循声望过去,只见一位体态轻盈,身形高挑修长,曲线曼妙,袅袅娜娜
的美妇人缓缓朝着众人走过来。高达与林动立刻站立动身,向其行礼说道:「晚
辈高达(动儿)见过凌夫人(伯母)!」

  此女正是凌清竹之母上官芸,她脸带微笑:「动儿,高少侠你们太见外了,
我们又不是外人,用不着行礼!大家都坐下来,慢慢聊了,我已吩咐好下人准备
酒席,待外子回来,咱们要好好聚一下!」

  「是!」高达缓缓抬起头来,悄悄打量着对方,只见此妇人长着黛眉弯弯,
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明眸中投射着清澈怡静的柔光,秀美的瓜子脸庞,
精致五官搭配,与凌清竹有六分相似,但却多了数分成熟丰满之美。

  一头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云状发髻,简洁脱俗,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
姿,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酥胸饱满坚挺。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紧身的丝绸衣
裙,衣服紧紧贴在身上,现出一副曼妙躯体,更生几分美艳。

  众人再次在坐下来,上官芸说道:「高少侠是第一次来到凌府吧?记得竹儿
第一次提起你的时候是在五年前,她说动儿有个比他大不了多少,且非常照顾他
的师兄。我那时在想应该只是高少侠年幼玩伴而已,只是没想到你们在开封城竟
真的生死相交,是我看走眼了。」

  高达说道:「其实在开封的时候,是林师弟帮了我,我亏欠他太多了。」

  林动笑道:「大师兄若真想感谢,就把掌门之位让我吧!」

  高达想也没想说道:「也可,待此间事了,回去我便向掌门师伯提出来。」

  高达并非随口溥洐,而是如果林动真心想当这个掌门的话,他反而非常乐意
相记。要知道他身边有好几个女人,她们的身份让他当上掌门之后非常之麻烦,
他就是一个只爱美女,不爱江山之主。

  凌清竹地惊喜说道:「大师兄,你真的愿意将掌门之位让动郎?」

  要知道凌家一直嫌弃林家没落了,觉得配不上自家的宝贝女儿。若非凌清竹
坚定非林动不嫁,加之林动被青云真人收为徒弟,早就退婚了。如果高达能将掌
门之位让林动,那么自然也配得起凌清竹了,凌家也不会说什么了。

  「竹妹,别把大师兄的话当真。我就算要当掌门也是凭着自己实力当上的,
若是别人让我,我还不要。」林动有些感动,他知道高达是真心想让给自己,无
奈就这事高达说了不算,而且『青云门』中竞争者不少,最终还是要看实力。

  高达还想说什么,却被上官芸打断:「好!动儿,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支持
你与竹儿的婚事,就是看中你这一份志气。凡事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不管成功
与否,最怕你去不做。」

  林动笑道:「孩儿,一直谨记伯母的教诲!」

  话以至此,高达也只好收声了,再说显得自己看不起林动,有伤兄弟之情了。

  众人又拉会一了家常,上官芸说道:「对了,高少侠,动儿!你们前来苏州
是不是也为了参加慕容明的婚礼啊?看你们空空如也,要不要我帮你们准备一份
厚礼啊?还有大家都不是外人,你们回去叫水月真人过来,大家都住在凌府,好
有个照应!」

  林动摆摆手说道:「伯母,你说对了一半。我们前来确实是参加婚礼,但主
要还是来找女神医洛丹的……」

  上官芸细声问道:「是给萧真人治伤?」

  高达点点了头,便萧真人当前的情况说出来,最后说道:「师尊能不能康复
过来,就要看洛神医的『金针渡劫』是否如传闻中那样厉害了。」

  上官芸想了下说道:「请高少侠放心,此事包在凌家身上!只要洛丹神医在
苏州出现,第一时间通知高少位的。」

  「晚辈在此,谢过凌夫人!」高达连忙站立起身行礼,要知道凌家可是苏州
的地头蛇,别说苏州,就算是在江南一带也是,有凌家帮助绝对比自己瞎找的要
强。

  上官芸微笑道:「高少侠与动儿乃兄弟,动儿也是竹儿的未来女婿,还需如
此见外吗?」

  高达说道:「晚辈便称呼凌夫人为伯母,您也不需叫我少侠了,叫我达儿也
行。」

  「很好,达儿,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高达乃未来『青云门』的掌门,
上官芸出身『蓬莱剑派』又嫁入凌家多年,自然要懂得结交关系的。

  众人客套一翻后,上官芸对林动说道:「动儿,你上一次在我这里落了一些
东西,你随我来,我给你!」

  「哦!」林动头冒冷汗,他哪里有东西落在这里,分明是未来岳母想找自己
训话。为什么训话?估计是为了定仪一事吧,这可让他头疼了!

  随着上官芸带走了林动,凉亭中就只剩下高达与凌清竹,气氛顿时变得有些
尴尬。凌清竹看了高达一眼,玉脸上升起一片艳红,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和自己交
合三日之久,虽说是干爹丁剑胁迫,可他事后对自己的一片痴情,着实让她感动。

  高达左右看一下,四下无人,再忍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突然一把抱住这个
自己生命中第一个女人:「清竹,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你了,完全忘不了你。」

  凌清竹被高达这么一抱,内心之中激起一阵涟绮,身体的力气消失无影无踪,
被这个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紧紧抱在怀内:「高师兄,别这样,我们这样
对不起动郎的。」

  「你跟那丁剑他们三个在一起鬼混就对得起林师弟。」高达心里一阵恼火,
他紧紧地抱着凌清竹不放:「我不管,我不管……」说着一把吻在凌清竹的小嘴。

  「嗯……嗯……」凌清竹娇哼一声,身心再也生不起反抗之力。跟着丁剑师
徒三人鬼混这么久,凌清竹的观念已经有很大的改变,再者高达又是这样优秀的
男人,如果能他保持着关系,也未尝是一件坏事。

  唇分,高达紧紧望着凌清竹的双眼,柔声说道:「清竹,我知道你心中有我!
如果你心中没有我,就拒绝我!」

  「大师兄……啊……嗯……」凌清竹正要说话,却被高达推趴在石桌之上,
高高翘起臀部,长裙已被他掀至腰际,使得她忍不住要惊叫,幸好及时捂住嘴巴。

  高达撩起裙子一看,里面竟然没有穿里裤。心里一阵大怒,这不用问定是
『猪马双怪』强加在她身上的淫戏,一想到这样清纯可爱的妹子,刚才竟然光着
屁股在大街上走,还跟自己的情郎谈了这么久。高达一时间竟是无比兴奋,对两
怪的恨意降低不少。

  「都怪两位哥哥,早上不让娘亲和我穿里裤。虽然这样逛街很刺激,但是我
怎么跟大师兄解释啊!」凌清竹不由埋怨起『猪马双怪』来,深怕高达发现什么
不妥之处:「大师兄,我早上忘记穿里裤了……」

  「我知道了,清竹这个习惯挺好的,没事的!」然而高达却不在这方面多究,
一头扎进她的后股狂舔不止,大腿,臀峰,菊穴,小穴更是重点照对象。

  让高达吃惊的是,凌清竹的菊穴与小穴粉嫩无比,跟当日破处时一模一样,
完全没法想像这是一个被男人经常光顾过小穴。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将玉门紧紧闭
着,高达花了很大力气才把舌头伸进她的花径之中。里面紧凑得寸步难行,欢喜
得他卖力地舔弄着。

  「大师兄的舌头好厉害啊,跟两位爹爹比起来不相上下……」凌清竹只感下
身快感连连,不得不用双手紧紧掩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半声音,警惕地望着四
周。

  「嗯……啊……嗯……」听着凌清竹小嘴里轻吐出的娇哼声,高达心里想起
当日与其交合的情形来,便问道:「清竹,你舒服?」

  凌清竹低头羞道:「舒服,大师兄,不要停……」

  「我让你更舒服,好不好!」高达两根手指扣入小穴,手指自然的长度自然
要舌头长得多,一翻扣挖之下就感觉到一股热流流了下来,摊手一看原来是精液。
难道刚才她们母女俩在大街上就跟『猪马双怪』交合过,就像自己跟水月真人在
大街小巷里一般。

  「清竹,我要进去了……」高达再按捺不住,脱下裤子,高耸肉棒马上弹出
来,仿佛迫不及待的想进入那个夺走它童贞销魂的小穴,与那个动心已久的小妹
妹诉说相思之苦,还有耀武扬威!

  兵临城下,昔日熟悉的快感涌上心头,凌清竹故作矜持说道:「大师兄,我
们不能这样,这样会对不起动郎的。」

  「清竹,那你推开我,拒绝我,我不会强迫你的。」已经被精虫上脑的高达
哪里管得了这些,只听扑哧一声就已插入她泥泞不堪的小穴里,四周的嫩肉四面
八方涌过来,将入侵者死死勒住,激烈磨擦。其紧凑程度丝毫不亚于当初破处,
高达每前进一点都要花很大力气,实难想像这个小穴经常有巨物光顾。

  「大师兄,好深啊!再进来一点啊……」在高达爽得销魂之际,凌清竹也幸
福得流下泪水。

  虽说她这段日子也有跟『猪马双怪』鬼混,但在她心中高达是第一个她自愿
与其发生关系的男人,在心里更是把他当成自己第一个男人。她对高达的感情自
然极深,每晚中梦中多次想起,后悔当日自己话说得太死。

  当高达的小腹与臀峰完全贴在一起的时候,凌清竹的小穴也被大肉棒填满不
留一丝缝隙,他的两只手伸到在她的双乳上大力揉捏:「清竹,你哪里太紧了…
…」

  凌清竹的小穴出奇之窄小,就算已经足够润滑他抽插起来也很费力气,内壁
紧紧箍着他抽插的肉棒,每次抽插粉红的阴唇翻出翻入,美艳之极。

  「大师兄,我不行了……你的鸡巴好厉害……」高达的肉棒或许略输双怪一
点,但是它却能给凌清竹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水乳交融感觉。不过几下抽插,她
抑制不止呻吟起来,这才知道自己心中对高达的情感是这么的强烈。

  「你行的,你看你的小穴多喜欢我。」高达气喘吁吁说着,下体用力挺插几
下:「清竹,你小穴太紧了,我都快被你夹断了。以后我要天天操你把你操松,
这样以后林师弟操你时就不用费力了!」

  「操不松的……」凌清竹得意洋洋道,当日『猪马双怪』也要说过要操松自
己,几个月下来非旦不松,反而越发之紧凑,这让她大为惊奇。直到跟其母与
『猪马双怪』大被同眠时,从其母口中才得知这是遗传其母的特殊体质,其母现
在的小穴也是一样粉红紧凑如处女,怎么操也不松。

  这样体质可是男人作梦也想要的,因为凌清竹对此非常自豪。在高达的戏话
时,情不自禁说出来,随即发现不妥,娇嗔:「大师兄,你太坏,就知道欺负我。」

  高达笑道:「哪就真的欺负你!」于是加大的抽插的力度与速度,一时间凉
亭内响起了激烈的『啪啪』之声。

  凌清竹咬紧下唇努力地让自己不发出声来,像这样情况下的偷情,『猪马双
怪』没少对她干,自然知道闭声的重要性。无奈高达的肉棒太厉害,又有丁剑的
『御女心经』技术,光光一个抽插就让她难以招架,玉首后仰靠在高达怀内娇喘
连连。

  「清竹,你的肚兜呢?」高达俯视而下,看到衣襟间漏出了一抹缝隙,里面
果然没有肚兜,心里更加兴奋,拉开衣襟将其掏出来把玩。这对玉乳较之当日大
上不少,手感也是一样柔软滑不溜手,不由对『猪马双怪』有些感激。胯间的肉
棒再胀三分,每一下都顶得凌清竹全身颤抖。

  凌清竹吱唔半天,努力地想保持自己在高达心中的形象:「忘了穿……」

  当日开封城妓院的事,丁剑顾忌李茉的清白声誉,再三叮嘱猪马双怪不可对
凌清竹透露半分。因而凌清竹一直不知道高达已知晓一切,所以她一直努力在其
面前保持以前那冰清玉洁的样子。

  「哦!」高达没有深究,因为他明白这种事还是需凌清竹对自己坦白才行。
如果自己当面揭穿的话,他不敢肯定凌清竹会不会因为秘密被揭穿无法接受,使
两人反目,又或者做出什么傻事来。

  丁剑不是说了么,他们之所以能吸引女人,是因为他们能给女人快乐。那么
自己同样能,他要给凌清竹更大的快乐,更高的高潮,把她的心夺回来,这也是
他为什么猴急占有凌清竹的原因所在。

  凌清竹看到高达似笑非笑,小脸红得像苹果一般:「别笑我,我等会就回去
穿上。」

  高达吻着她的耳珠说道:「不用,我很喜欢这样,以后里面都不要穿好么?」

  凌清竹羞道:「嗯……啊……大师兄,你好……坏啊……!」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高达哈哈一笑,将凌清竹按压在石桌之上,抬起
她一条玉腿到胯间,屁股挺动如风,对着小穴发出强烈的进攻啊!

  「清竹……以后你就叫我高大哥……不要叫大师兄了……」

  「啊……好的……高大哥……我……嗯……不行了……要泄了……」这个羞
人的姿势,凌清竹觉得像是小狗撒尿,十分之羞耻与刺激,不过这样却让肉棒更
加深入。而且激烈的抽插带动她娇躯,一双玉乳列是在冰凉的石桌上划来划去,
多重快感之下,她忍不住发一声娇啼,花心大开,一股阴精急泄而出……

  高达见凌清竹泄了精,心知要乘胜追击,最好将她操失禁潮喷。又抱起凌清
竹另一条的美腿,让她整个身子都悬空而起。要知道自从凌清竹经过丁剑师徒的
调教,各种各样的交合方式都尝试过。操上高潮容易,但是想把凌清竹干到失禁
可不是寻常交合能做的,必须狂野一点。

  好在此时的高达也不是以前愣头青,一把把凌清竹抱离石桌,然后把头下脚
上往地上一放。凌清竹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就被长裙反扣住头部,不得不以又手
撑着地面,一双玉腿反勾着高达腰间,方使得她没有摔过狗吃屎。

  「高大哥,快放我起来……这样太羞人了……」凌清竹将裙脚从头顶抖下来,
失声地哀求,这样姿势的交合,凌清竹自然尝试过,但是『猪马双怪』身形不够
高大和壮实,玩了几次配合不得要领反而弄疼她,便放弃了。

  「放心,清竹,高大哥不会弄疼你的……」高达紧紧抱着凌清竹一双玉腿,
开始长程抽插,粗大的肉棒更是每下都重重顶在花心上。

  「嗯……啊……啊……不要……快放我下来……啊……又……又顶到花心了
……啊……不要……好酸……啊……好羞耻啊……嗯……啊……好深……顶……
啊……有顶到了」

  没几下凌清竹又开始愉快地呻吟起来,高达笑道:「清竹,你知道吗?有人
将女人称为马子,今日我也骑下马。驾……」说罢,大手拍打在雪白的臀肉,胯
间使劲将凌清竹向前顶。

  「嗯……啊……啊……」凌清竹失声地呻吟着,为了保持平衡,不得不用双
手在地爬行,像极了一条小母狗。此等羞辱感给她带来无穷的刺激,小穴玉液横
流,随着高达的抽插飞溅,把她的裙子内摆全都沾湿。可是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实在太刺激了,快乐让她不知身在何处。

  高达一边拍打凌清竹玉臀,一边推着她在凉亭内走动,把凌清竹的体力消耗
得七七八八,已经没有力气再爬行,眼看玉首就要撞在地上。高达用力向上一兜,
凌清竹腾身而起,靠入高达的怀中。

  凌清竹就像小孩把尿一样被高达抱在怀里,与大人不同的是高达是站起来的,
凌清竹如同粉红白嫩的小穴里有一根粗大的肉棒在出出入入。

  「高大哥,再来……还要……用力……」凌清竹正值高潮将至,为获得更大
的快感也是配合着高达的抽插,只见雪白的翘臀有时一上一下,有时一左一右的
在高达的怀里摇晃着,差点把高达的肉棒给扭断。

  「小骚货……我操死你……」高达发狂地挺动着腰间,把凌清竹抛上抛下两
百多次,借着重力能让肉棒插得更深,却非常消耗腰力,不是高达这种内功深厚
的武林高手,根本玩不来。

  「啊……高大哥……好烫啊……」凌清竹只觉得高达的肉棒插进了子宫之中,
一股激烈的热流激射而出,其热度汤得惊人,而且来得突然,又舒爽的叫了一声,
情不自禁地把娇躯抬起。

  高达的肉棒便从凌清竹的小穴里滑出,只见一股一股的精液从龟头上马眼喷
出。前几股精液打在了凌清竹雪白的内侧裙脚处,后面几股精液可能劲力够大,
直接掀翻裙脚,更是高高飞起,落在了凌清竹妩媚的脸上和头发上,更有几股精
准的落入凌清竹的嘴里。

  凌清竹哪料到高达的劲射如此之厉害,被这几股含有『淫元』精气的精液烫
的尖叫连连,同时下体一股雪白的阴精和浅黄的尿液撞在了一起,喷在了桌子上。
凌清竹的尿液却像是开闸的洪水一样,流个不停,一会儿地下就成了一片水洼,
高达终于把她干到了失禁。

  凌清竹这时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下去,高达却欢喜的把凌清竹抱着坐在石椅
上。凌清竹看这高达俊朗的面孔,真是越看越爱,只是她的心都在林动身上,只
愿在成亲之前跟高达好好相处一段日子了。

  凌清竹想着想着便脱出高怀抱,趴在其胯下,轻轻舔着肉棒,就像爱护至宝
一样,也不管上面的污物,一点点将其清理干净。

  高达的肉棒受此刺激又再一次勃起来,凌清竹娇媚的说道: 「高大哥,再
来一次吧!」

  ………………………………………………

  「动郎,你在想什么啊!」

  刚刚被上官芸训斥一顿的林动,正在凌家的花园里发呆,凌清竹寻他到之,
远远便呼其名。

  林动强撑起笑意迎上去:「是竹妹,你是不是想哥哥了!」

  凌清竹小跑到其跟前,没好气瞪了他一眼:「是不是娘亲说你了,放心吧!
我不在意你有多少个女人,只在意你是不是真心对我。不过你那个定仪小尼姑,
还是等你有出人头地之后,再纳入门吧!」

  「我知道,我有信心的,竹妹。」

  林动心里有些挫败感,上官芸刚刚跟他说的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男人三妻
三妾正常,林动想纳个妾也可以,但凌清竹必须是正妻,另外他还得重振林家。
不然他娶了凌清竹已是高攀,还想纳妾的话,将凌家置于何地。虽说他对重振林
家信心满满,但是这样一来的时间不知要花多久,那可是苦了定仪啦。

  凌清竹为其打气说道:「我就知道动郎是个大英雄,不会被一点小事打倒的。
而且我也一直相信动郎,在必要时我也可以帮助,高大哥也会帮你……」

  「没错,我还有你们呢?」林动开怀大笑,阴霾的心情一扫而空:「咦,竹
妹!你不是一直叫大师兄作叫高师兄的么?怎么叫起高大哥来啦。」

  凌清竹小脑袋一歪,美目到处乱瞟:「有吗?我一直都是叫高大哥的啊!」

  林动掐住她的小琼鼻,没好气道:「别装了,快说。」

  凌清竹跷起小嘴:「还不是因为你呢?你跟高大哥生死相交了,我又是你未
过门妻子。再者高大哥也叫娘亲作伯母了,如果再叫高师兄岂不生外了。」

  「也是!」对于能跟高达更进一步拉关系,林动并不介意了。

  「好啦!不说了,爹爹回来了,正在前厅摆好酒席为你们接风洗尘呢?」凌
清竹推了林动一把,拉着他就往前厅走去,可走了两步却停了下来。

  林动奇道:「竹妹,怎么了?」

  「没事,我们慢慢走。」凌清竹脸上忽然一红,心里害燥之极;『都怪高大
哥刚才射了那么多进里面,现在都流出来了。』

  原来在林动看不到的裙里,正有一道乳白色液体顺着凌清竹雪白大腿根部流
下来!

  ………………………………………………

  「就这样惊羽师弟伤在向晖手上,后来经百草师叔救治也无生命之忧。这次
苏州一行若能寻得洛神医,那么惊羽师弟也可以康复过来。」

  林动来到客厅时,高达与一位气派不凡的中年男人早在席间畅谈多时,他急
忙上前行礼:「凌世伯,晚辈来迟了。」

  这位中年男人正是凌清竹之父凌天南,以一手『七脉剑法』在江南武林独尊
一方,更是八大家族凌家的族长,这样的人物说一句狠话都会让江湖抖三抖。有
道是岳父看女婿越看越不顺眼,更别提林家已经没落了,凌天南对林动这个未来
女婿谈不上有什么好感:「哼……来得刚好!也不晚,坐吧!」

  「是……」林动也不敢多言,在高达身边坐了下来。

  凌清竹也想着坐下来,凌天南沉声喝道:「一个还未出守女儿之家,跟着未
婚夫婿共坐一席传出也不怕人笑话?」

  「哼,爹爹你就是老顽固!」凌清竹小嘴一扭,腾一声站起来:「食古不化,
女儿不理你们了。」说罢,转身离去。

  「凌姑娘……」高达忍不住轻叫一声,想将其叫回来,却被林动轻轻拉着,
细声对其说道:「大师兄,凌伯父是一位很注重礼节的人,按照礼节妇道人家是
不能跟男人们共席的。」

  「哦……」高达微微应了一声,心道:「难怪刚才凌伯母不愿前来前饮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这些大家族破规矩真多。」

  凌天南此时笑道:「小女儿,老夫一向宠惯了!没大没小,不懂礼数,让两
位见笑了!」

  高达说道:「其实我们都是江湖儿女,是不怎在乎这个的。」

  凌天南脸露不悦之色:「虽说凌家也涉足江湖,算得上半个江湖人士,但是
祖宗留下这套规矩也不能变,还望高少侠见凉。」

  凌天南将祖宗之法都搬出来,高达也不好多说,只得将话题转移回凌惊羽身
上去。凌惊羽乃凌家偏房子弟,身为一族之长凌天南自然要关心的。

  ………………………………………………

  凌清竹气鼓鼓地往到自己闺房赶去,在转弯处撞入了一个男人的怀内。抬头
一看,原来是陈冠西,凌清竹转目四望,见四下无人嗔道:「瘦哥哥,你是故意
的。」

  「分明是好妹妹投怀送抱,真是个小骚货,刚才你的高大哥没喂饱你?」

  陈冠西一把抱起来美丽的凌清竹就往她的闺房走去。

  凌清竹羞道:「你发现了啊?」

  「当然要不是我将靠近的下人支走,你们那里能玩得那么痛快,现在得偿所
愿了吧!咦,骚穴里真湿。」陈冠西伸进其裙里一摸,湿答答的一片。

  凌清竹急道:「快回房去,不要在这样。」

  「好的!」

  陈冠西抱着凌清竹推开了房门,快步入房,进门一看发现赤裸着的上官芸正
跪在地上给矮胖如猪的陈港升乳交,凌清竹便知道这两人坏心思:「两位哥哥,
你们太坏了,又来一起玩我们母女。」

  陈冠西笑道:「自从来到凌府之后,一个月能见你们母女的机会只有一两次,
机会难得啊!」

  凌家是大家族,府上光下人就有好几百之众,稍有不小心就会被发现的。再
者上官芸身为凌家的主母,平日里也有诸多事务缠身,除了重逢那几天她母女两
人跟『猪马双怪』玩得疯之外,其时间都是能见不就见的,甚至限制了凌清竹跟
他俩鬼混。

  『猪马双怪』也不敢过份,人在屋檐下,那能不低头。不过,上官芸也忘不
了他们,每逢初一,十五的时候就借上街,上香之机跟他俩鬼混。今日正好是十
五,『猪马双怪』日昐夜昐的日子,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高达来。

  凌清竹刚刚被高达在后园操了一顿,自然得到满足了,上官芸与『猪马双怪』
却是半上半下。『猪马双怪』自然不罢休,在上官芸安排好一切后便缠上,上官
芸怕被凌天南发现,只好来女儿房间之内,因而便有当下一幕。

  上官芸见陈冠西抱女儿进来,慌忙地说:「快……快关上门吧。」

  「没事的!」陈冠西将房门关上,淫笑说道「现在你的相公正和你的两个未
来女婿谈得开心呢,不会过来的。」

  凌清竹反驳道:「什么两个女婿,我只嫁动郎。」

  「心口不一!」陈冠西将其推到了陈港升的怀里,同时也忍不住的一把上官
芸拉进怀里,一边揉弄着上官芸胸前的玉乳,一边淫笑道:「芸妹妹,你的好女
儿说谎,你说该怎么办啊?」

  「呸,你这个淫棍,玩了我这个良家妇人不够,又奸我的女儿,别得了便宜
还卖乖。」上官芸啐了他一口,一边用雪白的大腿摩擦着陈冠西的身体,一边用
手不安分的脱着陈冠西的衣服。

  毕竟当初将她破处的就是这个男人,再者还被他们用极乐手段调教许久,各
种刺激淫猥的手段早已把她的身心征服,寻常性爱难以满足她。后来有了女儿,
她想做个好母亲,慢慢淡忘这种生活,现在的她可是禁欲多年的荡妇。

  「哈哈,看来得教训一下芸妹子先,有道是慈母多败儿。」陈冠西也是毫不
客气的抓住了上官芸的美乳,舔吸咬,各种花样的玩弄这个美艳熟妇。

  「好兄弟,你征罚芸妹子,我来惩罚清竹妹子!」而凌清竹这边也被陈港升
扒光了衣服坐在其怀里。双手揉捏着凌清竹的玉乳,感受着与其母上官芸不一样
的丰盈。同时赤裸着的下体相互摩擦着,肥大粗肿的肉棒缓缓两片阴唇,慢慢地
顶进去。

  「啊……」凌清竹满足的叫了一声,刚刚感觉到肉棒进入体内的一瞬间,就
狠狠地把小穴里面的美肉挤开,长长的肉棒更是直接刺入花心,重重顶在了最敏
感的地方。

  另一边的上官芸也被陈冠西欺负的爱液直流,上官芸趴在桌子上看到自己的
女儿被陈港升操得浪叫不止,雪白的美臀高高翘起等待着男人的临幸:「快来,
好哥哥,教训妾身这个教不好女儿的母亲啊!」

  「慢慢来,别急啊!」陈冠西却用手指扣挖着上官芸的腔肉,更是用手扣着
小穴往上提起她的玉臀。上官芸无奈之下,只好全身都趴在了桌子上,只有两只
脚尖着地,一双笔直的美腿托起了肥臀,把玉臀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陈冠西见上官芸双腿间的爱液已经流了一滩,窄小的小穴更如处女一般吸力
惊人,便用肉棒顶在小穴口摩擦着:「芸妹妹,想要自己来吧!」

  「快进来,我要高潮了……上官芸急不可耐的用手抓着就往身体里送,陈冠
西见到眼前小穴,不停抽搐知道对方确实快要高潮了,用手拨开上官芸的手就一
插到底,小腹重重地撞在上官芸的美臀上。

  「啊……」上官芸也在这猛烈的攻击下很快的就尿了出来,浅黄色的尿液和
淫水混合在一起,翘起的脚尖也支撑不住落了下来。

  「啪啪啪……」陈冠西的大手好不怜惜地拍打在上官芸的屁股上,白嫩的臀
肉被打的通红,雪白的身体和红红的玉臀让陈冠西更加心动,肉棒又大了几分:
「快……快抬起来……那样操着才爽。」

  「呜……妾身抬……抬……别打了……啊……好爽……又到到了……」上官
芸一直以来都有些轻微的受虐倾向,喜欢被打屁股。一手调教她成这样的陈冠西
岂会不知,力度适中地打了她几下屁股,上官芸又高潮了。

  「啊……啊……好舒服……啊……好激烈……啊……慢点……啊……好深…
…这个姿势好深……好舒服……」

  凌清竹在一边都有点看傻眼了,没想到平时高贵优雅的娘亲还有这样的一面。
不过,她暗暗松了一口气,想刚才高达打自己屁股,自己高潮不断,心下一阵释
然:「原来不是我的淫荡,这是遗传娘亲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