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暴力之王】 (第48章)

第一文学城 2021-03-06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闲庭信步
作者:闲庭信步 2020/02/07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8,000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作者:闲庭信步
2020/02/07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8,000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清姨自那场变故以来已经颠沛流离了好几年,虽然遇到了太多的人和事,但
基本上都是擦肩而过,没有和谁成为朋友,就连相熟的人都没有,而芭蒂是她这
些年来交上的唯一的朋友,并且和她还有着一层特殊的关系,那就是同为迈瑞的
女友。

  不可否认,这种关系让清姨和芭蒂之间变得很微妙,既有不同寻常的亲密又
有不动声色的较量,两个人有时像闺蜜,有时又像是竞争者,更多的时候是一种
彼此支撑,相互慰藉的朋友,可以说她们已经形成了一种另类的情谊。

  此时,芭蒂已经落在了哈尼的手里,等待她的会是什么?用脚趾头也可以想
的出来,一想到她可能受到的种种非人的折磨清姨心里就不由一阵抽紧,她思忖
再三,终于坚定的抬起头,将车子发动起来。

  通过刚才迈瑞的叙述,清姨对哈尼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知道此人住处
虽多,但平时基本上都是住在位于南郊的一处别墅,那里地处国家公园,是有名
的风景区,所以并不难找。

  不过在去之前清姨先去了一趟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给自己换了一身行头,
登山鞋,工装裤外加一件夹克衫,替换下原来的短裙丝袜高跟,看着换下的这一
堆自己看了都脸红心跳的性感衣服她不禁愣怔片刻,随即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除了衣服之外清姨还买了一个望远镜以及手电筒,之前夺来的那把枪还在她
身上,她检查了一下,枪里还有十二发子弹。另外,她将她最善使的飞刀全部拿
出,一共八把,整齐的插在特制的皮鞘里,然后固定在腋下。

  一切准备妥当,清姨驾车直奔哈尼位于南郊的别墅,一路风驰电掣,不到一
个小时她就来到了南郊,此时已经接近天亮,天际泛出一抹鱼肚白。作为风景区,
这里满眼绿色,周围是大片的草地和树木,露珠点点,朝雾袅绕,清脆的鸟鸣在
树梢上此起彼伏,构成了一副令人心旷神怡的清晨美景。

  清姨自是没空欣赏,她眼睛四下搜索着,神情有些焦急,之前从迈瑞嘴里只
得知哈尼的别墅位于南郊的风景区,但具体在哪里却不得而知,要知道这风景区
占地面积达十几平方公里,要找其中的一栋别墅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幸,这里的建筑极少,放眼望去,基本上都是大片的草地和郁郁葱葱的树
木,偶尔夹杂的几幢房屋都是很小的,一看就不是哈尼所住的别墅。

  顺着柏油路一路驶过去,清姨一直没有看到像别墅一样的建筑,她原本想着
既然是别墅,那门前自然有车子行驶的道路并且与外部道路连接,只要她顺着路
找肯定能找到,可是令她没料到的是,在行驶了约五六公里之后眼前的柏油路分
出了好几条岔路,她不禁犯了难,不知该走哪条路?

  左右看了看,这时清姨发现这其中一条岔路通向一道有近百米高的山坡,在
坡顶上有一座造型很精致的小木屋,她心里不由一动,随即将车子拐入这条通往
坡顶的岔道。

  沿着这 S形的柏油小道行驶了约一分多钟,清姨驾车来到了坡顶,这时太阳
已经露出了一半,霞光万道的朝阳将袅绕的晨雾完全驱散,能见度很好,站在这
地势最高处,极目远眺,仅凭肉眼就可以将周边一切尽收眼底,远处高楼大厦,
街道如织,近处草坪如茵,树木成林,间或红墙黄瓦的房屋点缀其中,着实一派
和谐美丽的景象!

  清姨举目四下看了看,随即拿出望远镜,在这一片草坪树荫中寻找像别墅一
样的建筑,她眼睛贴着镜筒,双手缓缓平移着,忽然,她手一停,望远镜的视野
里出现了一幢白色的三层建筑,四周还有铁制工艺栏杆做围墙,圈出了一个很大
的院落,里面还有一个游泳池,在院落的一角停着好几辆车。

  「这应该就是哈尼的别墅了。」清姨嘴里喃喃道。

  接着,清姨手持望远镜又仔细察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与之规模差不多的
建筑了,因此她基本可以确定这幢白色的小楼就是哈尼的别墅了。

  目标找到了,但清姨心中却没有一丝轻松,反而愈发沉重起来,因为从望远
镜里她看到在院落里至少有三个人在晃悠,而且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壮硕男子,
她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形势下救出芭蒂。

  不过不管怎么样,先过去靠近一点再说,清姨利用这居高临下的地势很快就
谋划出一条路线,她将车子开到离别墅还有五百来米的一处小树林旁停下,然后
下车钻进小树林里,利用树木的掩映快速向别墅那边跑去。

  这片小树林就位于别墅的正面,其最近处离别墅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之
间隔着一条五六米宽的柏油路,清姨在小树林的最边缘处停下,稍稍观察了一下
后她悄悄的攀上了一棵大树,在一根离地有六七米的树丫上跨坐下来,然后举起
望远镜开始观察别墅内的情况。

  之前山坡离别墅足有两三千米,看到的东西实在很有限,这一次不一样了,
清姨所处的位置离别墅仅隔数十米,她不但将院落里的情形看的非常清楚,连别
墅内部都悉数收入眼底。

  在别墅的正门右边有一道近两米多宽的玻璃幕墙,从上到下连成一体,里面
对应的是楼梯,而第三层有一个房间整面墙都是玻璃的,不过拉着窗帘,清姨看
不到房间里面的情况。

  虽然基本可以判定这就是哈尼的别墅,但清姨不知道芭蒂会不会就在这里?
如果不在的话她就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了?而就算在,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
法去救?总不能硬闯吧,那无异于自投罗网。

  目前来看只能是见机行事了,清姨沉住气,继续拿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
这时她发现院落里远不止先前看见的三个人,现在出现目镜里有五个人,其中四
个是壮硕的男子,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们别在腰间的枪,有一个肩膀上还挎着一
只短突;另外一个是女人,长得肥脸粗腰,同样显得异常的壮硕,只见她牵着两
只像小牛犊一样的猛犬在院子里溜达。

  此时天已经大亮,院子的这几个人显得有些懒懒散散,有的靠在墙角抽烟,
有的躺在泳池边的沙滩椅上似睡非睡,那个牵着猛犬的壮硕女人则和一个黑人躲
在一棵树后面眉来眼去的不知说着什么,脸上不时浮现出浪荡的笑容。

  时间一点点过去,清姨一直保持着耐心,密切的观察别墅内的动静,她重点
观察的是那个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的房间,可以断定,如果哈尼在这里,他一定
就在那个房间里。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清姨小歇了一会后再重新拿起望远镜观察时她忽然
发现那个一直紧闭的窗帘被拉开了,房间里的情形顿时一览无余。

  「啊!」清姨顿时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望远镜一下放了下来,同时一只手
捂住了嘴巴。

  稍稍平缓了一下情绪后清姨重新举起望远镜,从目镜中她看见了芭蒂,尽管
之前她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芭蒂此时的样子还是让她心里一揪,银牙暗咬,以
至于都发出一阵轻微的响声。

  芭蒂一丝不挂的被吊在一个木架上,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鞭痕,有的地方
甚至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而更让人触目惊心的她的两个乳头,被一根铁钎对
穿而过。

  清姨的心都揪成了一团,她不知道此时的芭蒂是死是活,因为她的双手被高
高吊在木架上,头垂下,凌乱的发丝将她整个脸都遮住了,身子一动不动。

  这时,目镜里又出现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他是从旁边的卫生间里
走出,棕黄色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上身赤裸,胸前浓密的胸毛一直延伸到小腹
下,下身围着白色浴巾。

  很显然,这个男子应该就是哈尼了,他对被吊着的芭蒂是视若无睹,自顾自
的不知在捣鼓着什么,过了一会又见他在打电话,忙活了半天之后才慢悠悠的来
到芭蒂身前,双手抱住胸前,面无表情看着。

  清姨有点紧张的看着,不知哈尼接下来要做什么,不过看他的表情清姨就不
由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正焦灼不安时,目镜里所显示的一幕让她呼吸一滞,随
即牙齿死死咬住嘴唇,她怕自己一松开就会忍不住大叫起来。

  虽然自己忍住了,但清姨知道此时的芭蒂一定惨叫不已,这从她剧烈挣扎的
身子以及张开的嘴巴就可以看得出来,原来哈尼伸手残忍的将她那对穿在乳头里
的铁钎生生的抽了出来。

  也就在这时,清姨忽然看到芭蒂胯间忽然掉下一个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
一只啤酒瓶,她先是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难怪刚才她看芭蒂双腿站立的姿势
有点怪异,当时由于角度的关系她看不到这其中的缘故,现在明白了,心顿时像
是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难受的快喘不过气来。

  想到芭蒂的下体被生生插进啤酒瓶,清姨不由遍体生寒,愤怒的火焰更是直
冲头顶,此时她只恨手里没有一把狙击步枪,否则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射杀哈尼这
个残暴凶恶的牲畜。

  清姨不忍再看,可又不得不看,她强迫自己注视着,努力克制着激荡的心情。
过了一会,哈尼终于将铁钎从芭蒂的两个乳头里完全抽出,而这时芭蒂也痛的晕
死过去。

  哈尼随手将铁钎扔到一边,双手拍了拍,随即绕到芭蒂身后,让清姨更加没
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一把扯掉围在腰间的浴巾,胯下的阴茎犹如毒蛇吐信
般的高高昂起,继而双手掰开芭蒂的屁股,腰部狠狠一挺,而原本已经昏死过去
的芭蒂此时蓦然昂起头,头发甩到脑后,现出她那张痛不欲生的脸。

  此时的哈尼如同一头嗜血的野兽,他那扭曲的表情显得残忍而又怪异,只见
他双手从芭蒂的腋下绕过,握住她那对已经被鲜血覆盖大半的乳房,腰部疾耸,
那时隐时现的阴茎明显可见有血丝附着。

  清姨不忍再看了,她放下望远镜,闭上了眼睛,一行泪水情不自禁从她眼角
滑过,脑海里浮现出芭蒂以往的种种样子,有开心,有生气,有魅惑,有真诚,
但无论怎样的表情都无法和现在的她联系在一起。

  忽然,一阵狗吠声把清姨的思绪拉了回来,她不由一惊,以为自己被狗发现
了,下意识的做出防卫姿势,也就在这时她看到一辆车子驶到院落门口,那两条
猛犬正隔着铁栅栏门对外面的车子狂吠不止。

  那个壮硕女人过来把猛犬牵开,另外两个男子将铁栅栏门打开,车子一个缓
缓驶进,停下后从正副驾驶座下来两个男子,其中一个来到车后将后备箱打开,
从里面拖出一个五花大绑的老男人。

  清姨大吃一惊,这个被五花大绑的老男人她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她和芭蒂
所租住的那个屋子的房东,这是一个有点吝啬但有不乏热情的老头,她从没听说
此人和黑道有什么瓜葛,自然也更谈不上有什么恩怨,那么事情就很明显了,他
被绑架到此地肯定是与自己有关了,十有八九是想从他嘴里问出自己的下落。

  房东老头不但被五花大绑着,眼睛上还蒙着黑布条,嘴里也被一团布给塞住
了,那个男子将他拖拽下来后就把他眼上蒙的黑布条以及嘴里的布团拿下来了,
只见房东老头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凶神恶煞般的男子,声音打颤道:「你……你
们……」

  话音未落,那两条猛犬吼叫一声就扑了过来,吓得房东老头大叫一声,双腿
交错蹬地,身子不住的后退,旁边的几个人顿时轰声大笑,那个壮硕女人笑的尤
其大声,一边笑一边身形后退的使劲拉住两条猛犬。

  院落里这不小的动静令藏身在路对面树上的清姨都可以听的很清楚,别说楼
上的哈尼了。果然,从望远镜中清姨看见哈尼把头向窗外探了探,随即见他拿起
手机不知说了什么,继而抽身而出,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不一会,她又看见两个
男子出现在了房间里,他们把芭蒂从木架上放下,然后架着她也消失在了她的视
线里。

  过了约三分钟,穿着背心裤衩的哈尼从别墅里出来了,他显得很悠闲的走到
泳池边的沙滩椅前坐下,对身边垂手站立的一个男子做了个手势,男子会意,转
身对不远处的男子招了招手,随即那边两个男子将瘫在地上的房东老头拖行到哈
尼的跟前。

  由于泳池那边离清姨距离较远,她听不清哈尼对房东老头说了什么,只看见
房东老头哭丧着脸一个劲的摇头,她猜是不是哈尼在逼问房东老头自己的下落,
心下不禁有点难过,这个老头完全是被自己连累了。

  房东当然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行踪,哈尼自然也问不出什么来,清姨原本估摸
着他问不出什么名堂也就放了房东老头,毕竟人家都一把年纪了,他犯不着为难
一个五六十岁老头。

  然而接下来令人发指的一幕让清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哈尼一挥
手,那个壮硕女人松开了那两条猛犬脖子上的皮圈系扣,然后手一指,两条猛犬
嘶吼着扑向了房东老头。

  「啊——」

  房东老头发出了令人揪心的惨嚎,一只大腿和一条胳膊分别被两条猛犬死死
咬住,撕扯,拖拽,不一会,地上便现出一条条血迹,而他身上更是鲜血淋漓,
惨不忍睹。

  清姨怔怔的看着,一只手紧紧捏成拳头,以至关节咯吱作响,此时她手里如
果有一把冲锋枪乃至突击步枪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冲进去, 将这些人间渣滓全部
送上西天,

  然而现实是清姨手里只有一把手枪,此时要是冲进去无异于是自寻死路,她
只能强忍着悲愤的心情,心里不断的在告诫自己,要忍耐,忍耐,再忍耐!

  房东老头的惨叫声是越来越弱,已然是奄奄一息,连挣扎的动作都没有了,
这让两条猛犬反而失去了兴趣,松开了口,摇着尾巴走开了。

  清姨看见哈尼对身边的男子又不知说了什么,男子点点头,转身领着另外两
个男子向旁边一个像是地下车库一样的入口处走去,很快就依次走进去,不到一
分钟,他们又走出来了,不过这时他们手里多了一个大铁笼,三人合力抬着这个
大铁笼朝泳池那边一步步走去。

  清姨视力很好,尽管现在看院子里的情形并没有用望远镜,但依旧看的很清
楚,她看出了那个大铁笼里装的是什么,然而却像是不敢相信似的使劲眨了眨眼,
继而又用起了望远镜,看到的和她用肉眼看的是一模一样。

  那是一条鳄鱼,身长近两米,那三个身强力壮的大汉抬的都是甚为吃力。这
时,又有另外两个男子将血迹斑斑,已经不知是死是活的房东老头架了起来,拖
到泳池边,将他扔进了泳池,在冷水的刺激下,这个人苏醒了过来,在水里无力
的挣扎扑打着。

  三个人抬着大铁笼也来到了泳池边,其中一个男子将铁笼的锁扣打开,向上
一拉,铁门洞开,人也迅速后退几步以防被鳄鱼所伤,其实此时的鳄鱼早就被泳
池里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吸引住了,对其他根本不理睬,见铁门一开,立刻扑进了
泳池,随着水花飞溅,鳄鱼飞速游到房东老头身边,在他绝望的眼神下张开了血
盆大口……

  凄厉的惨叫响彻了院落的上空,而泳池里的清水也一点点变红,一人一鳄不
停的在水里翻腾浮沉,激起一阵阵水花,慢慢的,水面变得平静,被咬下一只腿
的房东老头漂浮在水面上,而鳄鱼则是在大口大口的咀嚼着,发出令人毛骨悚然
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看着泳池里那残破不全的尸身,鳄鱼长满尖利牙齿的嘴里大口嚼着人的躯干,
不断有血沫碎肉从其嘴边溢出,不时有血红的内脏从尸身里面被拖拽出来,没一
会工夫,原本清澈见底的泳池宛如变成了血池。这时。清姨终于是忍不住了,转
头俯身呕吐起来,昨晚吃的那点东西全被吐了个精光。

  当然,清姨并没忘记眼下的境地,尽管无法压制身体本能的反应,肚子里像
是翻江倒海一般,但仍是半捂着嘴巴,极力不让自己响发出声。

  过了好一会,清姨才终于缓过一点劲来,她再看院落里面时她发现哈尼已经
不见了,看样子是又回到了别墅里面,其他几个人开始在院子里清洗打扫,那只
鳄鱼已经被重新装回大铁笼里面,泳池里的血水也被一点点放掉,重新换回清水。

  清姨有些纠结了,她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呆在这?很明显,照这样下去她呆在
这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她救不了芭蒂,只能眼睁睁的目睹哈尼的残忍暴行。

  不过经过一番仔细思忖,清姨还是决定继续留在这,她不相信哈尼今天一整
天都不离开这里,只要他一走,院子里的那几个手下肯定要跟着他一起走,最多
留下两三个人看守,那样的话她要救出芭蒂就容易了许多。

  打定主意,清姨沉下心来,时而休息一下时而拿起望远镜观察一番,时间就
这么一点点过去,进入别墅里的哈尼再没见出来,也没在三楼那个房间里看到他
的身影,至于芭蒂就更没现身。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便已接近中午,院落里面已经全部清理干净了,泳池
里又是一池碧波,地上的血迹清除的干干净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清姨不敢相
信这里曾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一幕!

  清姨努力不去想那一幕,也尽量不去想芭蒂的惨状,她要保持心态的平静,
让自己时刻处在冷静之中,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最佳状态,保证等到出手时可以一
击即中。

  闭目眼神的清姨忽然听到一阵汽车喇叭声,她立刻睁开眼睛,只见一辆宝马
轿车缓缓驶了过来,而院子里也过来两个男子,将铁栅栏门打开,宝马轿车随即
驶入院子里。

  清姨感到一丝不寻常,她立刻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起来,她看到一直呆在别
墅里面的哈尼这时走了出来,而那辆宝马轿车刚一停稳,从后座里就下来一个年
轻小伙,而紧接着又下来一个打扮精致,衣服华丽的半老女人。

  「哦,哥!」年轻小伙显得很高兴的快步走向哈尼。

  「哦,哈瑟,夏威夷的阳光怎么样?」哈尼笑道。

  「非常棒!」

  说话间,两人拥抱在了一起,分开后哈尼又转而走向半老女人,双臂张开拥
抱道:「哦,妈妈,最近好吗?」

  「哦,哈尼,我很好!」

  对于他们之间的对话清姨是听的一清二楚,明白他们是一家子,这让她心里
若有所思,她看见哈尼领着自己母亲和弟弟进了别墅,哈尼先是和自己母亲并肩
而行,嘴里小声的不知说着什么,随后又后退一步,搂住弟弟的肩膀,在他耳边
低语了几句,随即两人发出肆无忌惮的大笑。

  过了足足有两个小时,哈尼和他母亲以及弟弟才从别墅里出来,看来他母亲
和弟弟是要回去了,那边已经有司机打开了宝马轿车的后座门,一脸恭敬的等候
着。

  「嘿嘿,哥,那个妞不错,可惜就是不怎么经玩,我好多手段还没怎么使出
来呢,那妞就没气了,真是扫兴!」哈尼弟弟哈瑟一脸意犹未尽的神情。

  清姨闻言不由浑身一震,差点从树上掉下来,这时只听哈尼大笑的拍着哈瑟
肩膀道:「我刚才让人看了,那妞还没断气,只是你刚才玩的太狠了,让那女人
一时憋了气没喘上来。」

  「是吗?那看来我玩的还不是太狠,嘿嘿!」

  「哦,真是受不了你们兄弟俩,和你们的爸爸一样,总是在女人身上浪费精
力,真是让人厌恶,恶心!」半老女人手扶额头,一副崩溃无语的模样。

  哈尼和哈瑟对自己母亲这个样子似乎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俩相视一笑,继
而哈瑟冲哥哥哈尼眨了眨眼,哈尼笑嘻嘻的上前搂住半老女人对:「哦,妈妈,
你放心,我会劝爸爸注意一点,让他多回家陪陪你。」

  「哦,我才不在乎那个老家伙呢,让他去找那些婊子。」半老女人甩开哈尼
搭在自己肩头上的手,气冲冲钻入宝马轿车里。

  兄弟俩面面相觑,随即两人耸了耸肩,双手一摊,做出无奈的样子,这时哈
瑟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妞?」

  「本来我打算自己乐乐,腻了就给手下人玩玩,然后喂我的铁甲将军,哦,
对了,上午还让铁甲将军开了开胃,哈哈……」

  哈尼的声音一字不漏的传到清姨耳朵里,她得知芭蒂还没死时心里放松了许
多,不过她也知道芭蒂此时肯定也是生不如死,可以看得出来,哈瑟这小子年纪
不大,可手段之毒之狠一点也不输于他的哥哥,而哈尼嘴里所说的铁甲将军应该
就是那条鳄鱼了,可以说这兄弟俩都是凶残之极的魔鬼。

  「这么说你现在改变主意了?」哈瑟接着问。

  「没错,暂时我还悠着点,不想让那妞受不了而死,这也是我刚才让你别玩
的太狠的原因,我想等把另外那个妞弄来再好好的一块招待她们。」说到这,哈
尼表情显得有点狰狞。

  「哦,哥,那你把那个妞弄来了可一定要通知我啊,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
看看能杀死三个强壮的男人,其中一个还是拳击高手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嘿嘿
……」

  「没问题,你就等我的好消息。」

  「太棒了!你知道吗哥?最近我喜欢上了地下格斗比赛,想弄几个拳手,要
是能把那个妞弄来,我就让她打地下拳赛,一定非常刺激,说不定还能赢上一笔,
哈哈……」

  「哦,主意不错!」

  这时,那个半老女人不耐烦的从车里探出头道:「哦,哈瑟,你还要聊到什
么时候?你要不走我可走了。」

  「哦,来了妈妈。」

  看着哈瑟也钻入车内,清姨嘴角浮出一抹冷笑,她自然知道刚才他们说的就
是她,这时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悄无声息的从树上滑下,不再管别墅里面的
情况,只是沿着来时的路迅速折返,没一会便回到自己车上。

  清姨启动车子,当行驶到一个三岔路口时她不出意外的看到那辆宝马轿车从
她前面驶过,她有意放慢车速,让宝马轿车开出离她有二三十米时才跟上。

  「你不是抓了芭蒂吗?好,那我就抓你妈妈和你弟弟,我就不信他们两个人
换不回我一个。」清姨喃喃自语道。

  这个主意是清姨灵光一现想出的,从目前来看,这个主意的可行性要比直接
从别墅里救出芭蒂大多了,她有把握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把宝马轿车里的人给劫
持了,关键要选好时机,这里离别墅还是太近,还不是动手的时机。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