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赌约:娇妻的清白】(47

第一文学城 2021-03-01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freemanpk
【赌约:娇妻的清白】(47-48) 是否首发:是 字数:5085 ==========================================================


【赌约:娇妻的清白】(47-48)

是否首发:是
字数:5085
==========================================================
大财、小财、意外财,正月初八最有财;招财、进财、发大财,今天你是土老财;
养财、蓄财、再添财,财神送你万贯财。正月初八财神日,恭喜发财!

==========================================================





               四十七、

  高琳娜走路还是有些不大方便,有些一瘸一拐的,谢飞本不想让她跟着,但
是抵不住妻子的坚持,只好搀着她来到了秦家。

  这回谢飞才算是搞明白当天出事时候的情况,老秦家房子的格局基本和谢家
差不多,也是一间正屋,东西各一个厢房。

  老秦鳏居十几年了,二权当时结婚,就把正屋让给了二权,大权住西厢房,
老头自己搬到了东厢房,结果没几年,二权媳妇跑了,老头也没回正屋住,就一
直自己住在东屋。

  出事的正是东厢房,拐带正屋靠东的墙也塌了一半。

  看着依然凌乱的房子,谢飞有些心有余悸的对妻子说:「都塌成这样了,你
当时多危险,真是运气好。」

  高琳娜叹了口气说:「可惜秦大爷就没这么好的运气。」

  谢飞勉强笑了一下说:「那你们那么多人,就砸了你一个,你这是好运气里
面运气最不好的。」

  高琳娜有些无奈的说:「他们当时在那边房打麻将,就我和大权哥在中间这
屋。」

  谢飞在心里立刻证实了中午电话中二权所说的是事实。

  看到丈夫满脸的狐疑,高琳娜赶紧指着正屋里靠西边摆着的电脑桌解释说:
「我在这里上网,大权哥在炕上坐着,出事的时候,大权哥没啥事,我离那面墙
那么远,结果还被砸到。」

  妻子越是解释,谢飞心里越是将信将疑的。

  二权当时还说,出了事,大家都跑出来,看到大权是一边穿鞋,一边提裤子
的。

  妻子当时也没有反驳说没有这事,只是强词夺理地说她不知道大权为啥会系
裤子。

  只是他相信妻子的为人,绝对不可能做那么无耻的事的,而且也不合逻辑,
她和大权才认识几天时间,怎么可能有那种亲密的举动。

  但是,这里面有董老三呀,有这个流氓在,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呀。

  谢飞突然间想起村里以前一个姓高的姑娘,和自己一起考上县里的高中,也
是平时看着文文静静的,却突然听说她因为怀孕,都已经上了高三被迫退学。

  村里人都说那女孩肚子里是大权或者二权的种,但是谢飞却偶然一次听到姐
姐和董老三吵架才知道,把那女孩肚子搞大的其实正是董老三这个流氓混蛋。

  那时候姐姐已经生了大丫。

  这个事让谢飞十分震惊,那个叫小敏的女孩可以算得上是村里学习最好的女
孩,出事前全村人都觉得她一定是饮马河子第一个上大学的女娃子。

  出了这档子事,那女孩一家很快就搬走了。

  谢飞完全理解不来那个文文静静,从来不和任何男生有过多接触的女孩子,
怎么就会被董老三这个流氓给侮辱了呢?

  而且,事发后,她家里人可以说对她是严刑逼供,打她的惨叫声很远的地方
都能听到,但是她就是没有说出那个男人是谁。

  谢飞那时候已经懂事,但是却完全理解不了为什么两个看起来完全不在一个
世界上的人,居然会苟且到一起做那么恶心的事。

  所以,尽管他现在对妻子十分有信心,但是,这件事涉及到董老三这个流氓,
就是不可以放松警惕。

  心里胡思乱想着,却不想表露出来,既然到了老秦家,就得帮忙做些什么,
高琳娜已经和村里的大多数人混熟了,到这边就混进一帮老娘们中去帮忙做事,
谢飞也不知道能帮什么忙,见有人在收拾院子里凌乱的碎砖烂瓦,就抓起铁锹跟
着忙活起来。

  忙活了一阵,院子里打扫的差不多了,谢飞也弄得一身汗,见厨房方向亮着
灯,想找点水喝,见其他人都在忙,就自己钻进了厨房,用水瓢盛了半瓢冰凉的
井水灌了个水饱,这准备回去院子里继续干活,却不经意的听到厨房后窗外有人
小声说话的声音。

  他站定身,竖起耳朵听了听,却听不清有多少人和说的什么。

  觉得自己有些无聊,嘲笑自己太八卦了,回到院子里,却发现自己刚刚用的
铁锹忘在了厨房里,转身回去找。

  再路过厨房那个小窗,却真真切切地听到后面的人在议论的正是关于自己家
的事「人家大玲子都说了,这事董老三和她约法三章,绝对不许第二个人碰她,
你就少惦记人家吧。」这个声音不大熟悉,谢飞没听出来是谁。

  不过另一个是大权,他认识这个声音:「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一定要收
拾一下这个老瘪犊子。」

  那人小声笑了几声说:「咽下咽不下能咋的?都多少年了,人家高洪敏去了
哪里你都找不着了,还要帮人家出气?再说了,就你能咋的人家?人家有钱,现
在还当官了,打你也打不过人家,你能咋收拾人家?」

  「他不是护着那骚娘们的吗?我就找个机会把下药把那女的迷晕,干烂她的
骚逼!」

  「你要真这么干了,还用董老三收拾你?那女的一报警,告你强奸,蹲你三
年五年的好玩啊?」那人不不屑一顾的说。

  大权使劲抽烟的声音,像是发狠地说:「我他妈到时候干她的时候全录下来,
她敢报警就给她发网上去,女的都怕这个,她不敢报警!」

  「你说的是农村老娘们,也不在乎让谁干一次两次的,这女的可是城里的,
你骂她两句她都报警的。」

  谢飞听的毛骨悚然,难道,这两个人在议论的,难道是自己的妻子吗?

  谢飞正准备要冲到后院去看看和秦树权说的人是谁,请听到大权让他更加头
皮发麻的一席话:「抱个屁警,那就是个骚逼,前天晚上要不是出事,我都差点
把她裤子扒下来了。」

  谢飞的头嗡的一声,手脚冰凉。

  另一个人说:「别几把吹牛逼了,二权说你连人家手都没摸到。」

  「他知道个屁,跟你说实话吧,那女的给我打飞机,差点给我撸射了,但是
我说要摸她,她就不让,我本来想硬来了,结果刚摸到她的咂,我爸这边就他妈
出事了,点背。」

  「你这人性吧,你老爹出事,你还在这里说这话?」

  「也是,我老爸还没出殡呢,我也真是不孝顺,唉……」

  「再说了,人家城里来的文化人,才认识你几天啊,你还长这逼样,干啥就
不明不白的给你打飞机啊?还让你摸咂?你净能吹牛逼!」

  不用说那个人不信,谢飞也笃定的认为,这个秦树权,一定是在吹牛皮,自
己的妻子自己知最了解,怎么可能去做那么恶心的事?

  窗外的对话还在继续,大权好像对那个人质疑十分不爽,听语气像是有些恼
火的感觉说:「行行,你就当我吹牛逼吧,等哪天我干了她,他妈的都拍下来让
你们看看我到底吹没吹牛逼!」

  那人也不服软,呛着说:「还哪天?大玲子不是说他们两口子就这几天签完
了土地出让合同就回南方了吗?你还等哪天?等个鸡巴毛吧。」

  大权一时间真的沉默下来。

               四十八、

  「走?这边的合同签不下来,钱拿不到,他们能这么就走了?再说二胖锦州
那边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收工的,他们咋走?」大权想了好一会才回答。

  「咋的?这几天签不下来?我还等钱去铁岭给我儿子交首付呢。」那人有些
诧异的问。

  「没招,县里出问题了,说有个什么领导领着女下属去开房,被人家老爷们
录了像实名举报了,现在正在查这个领导。」

  「这算个屁呀,查他就换个人来处理咱这十里八乡的征地的事呗。」

  「换肯定是换,但是这工作交接不就得拖几天?还能立马就解决了?」

  「你都听谁说的呀?这些事董老三一个村干部能知道?」

  大权有些得意的口吻说:「董老三算个屁!我自然有我自己的关系!」

  窗外两人的话题转移到谢飞不感兴趣的方面去了,谢飞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
在厨房的窗口旁呆立了好半天了。

  得赶紧带妻子离开这里,就算是土地补偿款的事没解决也要赶紧走,这里的
人太恶心了,这几万十几万的钱算个屁,妻子的清白可不敢开玩笑。

  打定主意,谢飞赶紧大步来到院子里,找到正在和几个女的一起洗菜择菜的
高琳娜,也顾不得解释,拽着她的胳膊就往外拽,事不宜迟,他打算今晚就直接
带妻子去锦州。

  高琳娜被拽的有些急了,莫名其妙的问:「咋了?干啥去?」

  「你别问了,回姐家收拾一下行李,今晚你就给我去锦州。」谢飞一边拽着
妻子往院子外面走,一边说。

  高琳娜完全不清楚情况,只好被拽着走,脚上还有些踉跄。

  夫妻俩还没走到院门口,身后一个人朝他俩这边喊:「二胖啊,你过来,有
些事情得你去做。」

  谢飞回头一看,是董老三手里拎着两个大蛇皮袋子站在正屋门口。

  「啥事?」谢飞问。

  「你不是开车回来的吗?赶紧去趟乡里,我和乡信用社的姚旭说好了,让他
帮我换了五千块的零钱,明天得给来人包红包的,今天忙忙活活的给忘了,赶紧
去,太晚人家睡觉了。」

  「我哪认识他呀?」谢飞有些不愿意去,看着时间已经很晚了,他急着想带
老婆赶紧逃离这里。

  「让你姐领你去!」看着谢飞有些磨磨蹭蹭的,董老三有些不快地嚷嚷:
「赶紧的,这都几点了,明天一大早就要用呢!你把你媳妇儿放下,这一天到晚
的腻乎在一起,还能不能有点正事?」

  这番话把高琳娜臊的满脸通红,赶紧挣脱了丈夫的拉扯,小声说:「我去帮
忙了,你开车小心点。」

  谢飞不好说什么,只好等着董老三从屋里叫出谢玲,跟着姐姐一起找到自己
停在村路边的皮卡,朝乡里开。

  和姐姐聊聊也好,谢飞想。

  「姐,这土地补偿款的事,这几天能落实吧?」谢飞一边开车一边问。

  谢玲好像有心事,一直在发呆,半晌才神不守舍的回答弟弟说:「我也不知
道呀,三叔能知道吧,公家的事,说一就是一,不会有问题的。」

  「姐……」谢飞有些吞吞吐吐,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不该问问出
来。

  「啥?有啥就问,别磨磨唧唧的。」谢玲看出弟弟像是有事。

  「……姐你和我说说,你和秦大爷还有大权这爷俩到底是咋回事?」谢飞小
心翼翼的问。

  谢玲苦笑了一下说:「还能咋回事,就那点事呗,在这屯子里,一天到晚抬
头不见低头见的,谁家老爷们搞了谁家的媳妇,哪家的小子操了哪家的闺女,这
都不稀奇。」

  「姐……说实话,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是不是董老三给你灌输的这些思想,
不拿这些事当回事?」谢飞问。

  谢玲使劲的摇摇头说:「三叔肯定有影响我,但是对秦大爷,我真的是很感
激他,这么多年,他真的是不求任何回报的对咱家有恩。」

  谢飞不屑一顾的摇摇头说:「他已经不在了,我不想评论死人的是非,但是
他也得到回报了,咱老谢家就不欠他啥。」

  谢玲瞥了一眼弟弟,说:「啥回报?你说他钻我被窝的事啊?」

  谢飞点点头说:「我没猜错的话,秦大爷肯定也和咱妈有过,对吧。」

  谢玲望向车窗外,没回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那他就根本不是不求回报,他沾了你和咱妈两个的身子,他就更不算是什
么好东西。」谢飞有些愤愤不平的说。

  谢玲叹了口气说:「老弟你不了解情况,秦大爷真的是好人,真的对咱家帮
助很多,咱爸死得早,虽然后来有三叔照顾咱娘三个,但是你那时候小,后来又
出去上学,你根本都不知道咱妈顶着多大的压力才能活下来,要不是秦大爷,咱
妈早就……」说着,谢玲的眼睛里闪烁起晶莹。

  「反正……他还是占到了便宜,他那些所谓的好心帮助就全变成了趁人之危!」

  「你不知道,别乱说……我和三叔好了之后,咱妈就和三叔断了,一直都是
和秦大爷好的。」谢玲极力的解释。

  谢飞摇摇头说:「那时候我都十几岁了,我咋一点印象都没有?」

  谢玲突然脸臊红起来,小声说:「那时候三叔都是一直到咱俩的小屋来住,
你不知道他好久都不和咱妈做那事了?」

  谢飞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很模糊,不过他关心的不是这个,挠了挠头,问:
「娜娜说你和她讲的,说你跟三叔的事,是咱妈默许的,有这事吗?」

  谢玲苦笑道:「咱妈要是不默许,咱家还能那么消停?自己的男人被亲生女
儿抢走了,家里不得打翻天呀?」

  谢飞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

  「可是,咱妈为啥要把你推给这个王八犊子啊?你可是她亲闺女啊!」谢飞
喉咙里有些阻塞。

  谢玲依然苦笑,看着窗外说:「咱妈当年一心想给三叔生个孩子,但是怀了
两次都掉了,医生说咱妈生不了了,她就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把她的亲闺女给奉
献了。」

  「不可能!」谢飞使劲朝方向盘上拍了一巴掌,嚷嚷道。

  「有啥不可能的,后来我怀孕了,咱妈可能觉得对不起我,就没再找过三叔,
这才开始和老秦好,就这么回事。」

  谢飞的呼气都开始有些哆嗦起来。

  他原本不是不关心自己母亲和姐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没有什么切入
点。今天终于把话说开了,心里虽然痛快了,但残酷的真相还是把谢飞毫不留情
的击倒在地上。

  「咱妈也真是的,都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谢飞像是自言自语的嘟囔。

  「你都这么大了,你还不理解咱妈?」谢玲有些不高兴的说:「咱妈那么多
年受多大委屈,吃多大的苦,你怎么能知道呢?要不是为了你,咱妈早就活不下
去了,结果最不理解她的就是你。」

  谢飞有些漠然的说:「啥叫为了我?她要不是和董老三有那些事,咱爸能死?
咱家能沦落到那么艰难的地步?」

  谢玲猛地坐直身体,直勾勾地看着弟弟说:「咱爸的死真的不是三叔的错,
更不是咱妈的错,你那时候小,你不记得了!」

  谢飞这才想起妻子也说过,姐姐提起过爸妈以前的事。

  谢飞索性放慢了车速,尽力的保持冷静说:「你总说我小,不记得,那你跟
我说说吧,咱爸到底怎么死的。」

  谢玲轻声叹口气,开始给弟弟讲述当年所发生的事。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