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嬲】(26)闹海

第一文学城 2021-02-28 18:58 出处:网络 作者:voxcaozz
作者:voxcaozz 2015年3月2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作者:voxcaozz
2015年3月2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感谢很Q的电鱼对我的支持和帮助,非常感激。排版问题,我弄不好,希望
斑竹能够给予帮助,谢谢!

  这一章,过度的交代一下,不再大力烘托肉戏。嬲,渐渐落幕,大家也不用
感觉什么可惜之类的,后面有时间的话,我还会继续写的,只要您看着高兴,这
就够了。不再废话,敬请欣赏!

               二十六闹海

  流水的日子一成不变。生活中,很多美好的事物在向着人们招手。从清晨开
始,日升日落着,演绎着人生的喜怒哀乐。

  话说离夏和魏喜带着孩子回到家中之后,离夏把保鲜膜分别铺在了汽车的前
后座位上,给上面摆放了几片切好的柠檬。转天又给车里换了香水,为了保持车
内的清新味道,她在中午回家时,又特意买了两个炭包,放到了车中。闻着车内
清香的味道,她很满意,心也放了下来。

  处理这件事,离夏做的还是滴水不漏的。至于丈夫回来后,他根本不可能在
车子里发现任何端倪,也就不用担心他的问题了。不过,魏喜偷偷询问了两遍,
深怕事情败露出来。直到他静默观察儿子的表情之后,侧面又从离夏嘴里了解,
这才踏实下来。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间就流转了过去。宗建中途出差了一次,很短暂。一
切的一切按部就班的完成之后,就迎来了十一长假。

  这个消息告诉魏喜之后,本来他不打算随行,可架不住儿子和儿媳妇的轮番
劝导。最后,他只得听从安排,没再反驳。

  十一黄金大假,法定的休息日。约定好的海边之行,在车轮滚滚中,朝着目
的地驶去。

  行驶在高速公路之上,宗建和离夏倒班开着车子。歇人不歇马,中途加了几
次油,大约十来个小时,终于在晚间抵达了金玉海滩。

  饥肠辘辘的他们吃过晚饭,寻了各自的房间休息起来。养足精神准备度过一
个愉快的假期。

  金玉海滩国家旅游风景区位于大山市西北部,和老市区隔着二十多公里的距
离。4A景点又是地质公园,集餐饮、娱乐、休闲住宿于一身,可谓是出行旅游
的好去处。

  经过一夜的调整和休息,转天清晨,吃罢早饭。宗建开车陪着父亲和妻子一
起去了海边。边走边说着之前计划好的路线。第一天上午去大山博物馆,中午到
海边游耍,然后于晚间品尝大山市的海鲜特色。第二天的路线则是观光金玉海族
馆和地址文化公园。第三日,则是带着父亲一起打打高尔夫,消遣娱乐一番。。。。

  因为是自驾,花费上要比组团的多一些,但自由度高,能够随心所欲的畅玩
和享受,对于离夏他们来说,这个最主要了。

  连绵的海岸线一望无际。天空碧蓝间,海水湛蓝。那细白的沙滩上,大批的
旅游观光游客或走或躺,享受着云淡天高的惬意和海天一线的清凉,那看似来势
汹汹的海水,带着淡淡的海腥味席卷过来,每一次潮涌留下一些五彩斑斓的小石
头,然后又慢慢的退散回去,往复来回,不免让人心里产生一种涉足其中的欲望。

  帐篷里,离夏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泳衣,伸手在肩膀和胸前抻扯着。
浅黄色挂脖泳衣,看起来很漂亮。把她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肥沃的胸部鼓
囊囊的摆在那里,一片波涛汹涌,蔚为壮观。她冲着宗建笑着说道「你看看人家
穿这套泳衣好不好看」。

  宗建已经换好了泳裤,白净的身子,微微发福的小腹,他正在垫子上整理物
品。听到妻子问话,他回头看了一眼,说道「嗯,挺好看的,你穿什么都好看」。

  感觉丈夫说话有些敷衍,离夏撅着小嘴嘟囔道「你都没好好看人家呢,怎么
就知道好看呢?」

  利索的忙完手头上的活计,宗建纵身起来,抱住了离夏,撅着嘴亲吻了起来,
搞的离夏娇喘连连。温柔的爱抚一番之后,宗建笑呵呵地赞着妻子「老婆就是穿
什么都好看,这还用说吗?一会儿,咱们出去让爸进来换衣服,都来到这了,咱
们就多玩玩」。

  离夏妩媚的看了一眼丈夫,双手搂住了丈夫的脖子,笑嘻嘻地说「他要是不
同意下水呢?又要我去劝说?」

  宗建直勾勾的盯着妻子看,手伸到了妻子的胸部,很不老实起来。离夏被摸
的有些动情,她打开了丈夫的手,说道「就知道干这个。一会儿,你去叫爸爸换
衣服好了,咱们轮着来」。

  离夏拿出了防水防晒霜,在丈夫的帮助之下,在身体上又补了一遍。一会儿
要下水的,离夏又给丈夫涂了一层。

  夫妻双双走出帐篷,走到遮阳伞下。魏喜正在哄着小孙子,不时的给他喂着
水。沙滩上有些小风徐徐,温度也渐渐升了起来。看到儿子和儿媳过来,魏喜不
待他们说话,开口说道「你们去玩吧,我在这里照看孩子」。

  这个情况,宗建和离夏提前就预感到了。知道他会这样说,宗建把孩子接了
过来,送到了妻子手里。然后对着父亲说道「爸,你就跟我走吧」。说完,拉着
父亲就奔向了帐篷。

  搞的魏喜莫名其妙的不知所以,走到帐篷里,儿子递给他一跳黑色的泳裤。
看到那个泳裤,魏喜咂了咂嘴。说道「你们玩吧,我一个老家伙,还穿这个?又
不下水,算了算了吧」。

  嘿嘿,宗建心里一笑。果不其然是这个样子。他简单的说了两句「都到了海
边了,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一起游玩吗?这样的天气和情况,你不要固执啦。你
要是不听我的,夏夏还是会做你的工作的」。

  经儿子这么一说,魏喜挠了挠脑袋,指着儿子的鼻子说道「你们呀,年轻人
玩玩也就算了。爸都一把年纪了,还和你们一起凑合,这叫什么」。魏喜一边说,
一边拿着那黑色的泳裤看来看去的。似乎这条泳裤太暴露,穿起来感觉很怪异。

  看到父亲犹豫不决的样子,宗建撩开了帐篷,出去时又说了一句「你换吧,
我们在外面等你」。

  外面的离夏看到丈夫出来,问道「他同意没有?」,宗建撇了撇嘴说道「爸
爸不太情愿,可能感觉不好意思吧,反正我说了。他要是坚持不同意,我也没有
办法」。

  丈夫的表情被离夏看在眼里,感觉很好笑。她看了一眼帐篷,说道「你这话
说的,来到海边不泡个海澡,来这个地方干什么?真是的」。

  两口子说话的空儿,魏喜出来了。他低着头,双手捶拉着,一会儿攥拳一会
儿又松开,扭扭捏捏的样子,像个害羞大姑娘。别看他畏畏缩缩的,身材还是很
不错。臂膀和胸脯子上的肌肉很明显,腹部轮廓虽然不太明显,但也隐约映出了
八块肌肉,很丰满很健壮。

  离夏笑嘻嘻的看着魏喜,对着身边的丈夫说道「爸的身材还真好。呦,你看
看他,穿个泳裤就像进了动物园,左顾右盼的」。随后又轻轻喊了过去「爸,你
过来啊,上这边来」。

  魏喜艰难的走到儿子身边,冲着他们说道「穿这么个样子,感觉挺不舒服」。

  离夏打趣起来「这有什么。爸,你自然一些,别那么紧张。你没看到这里那
么多人都玩嗨了。」

  宗建在一旁搭腔说道「是啊是啊,爸,你先适应一下。我和夏夏去水里游泳,
一会儿替换你好了」。

  直到儿子走开,魏喜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他心里说「真比不了年轻人啊。看
来我确实老了,跟不上时代了」。想归想,他抱着孙子,坐在了垫子上面,看着
嬉戏游人,渐渐适应了下来。

  浅滩,离夏适应了水温,她圈在了泳圈里,一步步的走了下去。划着水,离
夏嘴里放声呼喊着。只不过,她的呼喊被身边的人盖住了。看着妻子搭着泳圈游
走,宗建展臂追去。徜徉在蓝天碧水中,那淡苦的咸水,刺激着他的口鼻,他越
发奋力的朝着妻子游去。

  一番嬉戏,两口子玩的不亦乐乎。尤其是离夏,自从怀孕到生产,始终圈在
家里,旅游对于她来说,那简直就是奢望了。来到这里,又找回了曾经的感觉,
那份融入天地之间,身体放松敞开心扉的味道一点点的回来了。

  宗建的心里也很舒畅。轮开双手,两条大腿不断的拍打着海水,心里的喜悦
跃然于脸上。他抓住了妻子的泳圈,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吐了一口唾液,
喘息着说道「好舒服啊,这么长的时间没有游泳,感觉肺都小了」。

  离夏挂着笑容的脸蛋,映衬在蔚蓝的海水中,显得格外清丽,她冲着丈夫吐
了吐舌头,说道「你哪里有时间啊,总东奔西跑的,再说家里有了小孩,抽不开
时间的。不管了,我要泡舒服了再上去」。

  这样的氛围,离夏的孩子心性打开了。她在丈夫的陪伴下,来到了不远处的
礁石旁,小小的休息着。猛然间游水,很耗费体力。宗建有些疲乏,他对着妻子
说道「我有些累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

  离夏从泳圈钻出来,双腿打着海水,上身晒在礁石上。闭着双眼享受着,她
对宗建说道「我想在这边待一会儿,你要不要泳圈?」

  看到妻子融入这海天一色中,宗建笑呵呵的说道「不用啦,又不是很远,我
游回去让爸爸也下来感觉感觉」,说完,他晃悠着白净的身子,游了回去。

  魏喜双手拢着小孙子,让他在垫子上爬来爬去。宗建走到近前说道「爸,我
换你来了,你也放松放松」。

  魏喜抬头看了看儿子,问道「夏夏怎么没有回来呢?」

  宗建抬手指着不远处的礁石,说道「喏,她就在那边休息呢,要不你去看看」。

  听到儿子这样说,魏喜埋怨了一句「怎么让她一个人留在那边呢,还是你去
把她接回来吧。爸就不下水了。」

  宗建坐在垫子上,说道「她有泳圈的,礁石那边也有人玩耍,没事的。你去
放松一下,感受一下挺好的」,他一边说,一边和儿子搭着手玩耍,全然没注意
父亲异样的表情。

  海水中,魏喜轮开双手挺着身子,快速的朝着那片礁石游去。他的这个姿势
叫自由泳,用他的话说,那叫做轮甩子。他打着甩子,很快就到了礁石处。寻觅
了一下,终于看到了一条浅黄色的美人鱼栖息在礁石处。

  波光粼粼的浅黄色,在黑色的礁石上非常明显,一抹艳丽的姣好身段,慵懒
的躺靠在那里,让人遐想无限。

  魏喜看到那美人鱼正在观望着他这边,并且冲着他喊着什么。他奋力的游了
过去,循声问道「累了吧!跟我回去吗?」

  白皙丰满的腰身被浅黄色泳衣包裹着,随着荡漾的海水不断起伏着,怎么看
都舒服无比。魏喜贴着礁石,慢慢靠近了离夏的身子。

  水中,离夏伸出了胳膊,拉住了魏喜的手说道「跟我来这边」,她脚下踩着
礁石,推着泳圈来到一处低洼的礁石缝隙间。魏喜跟在后面,不明白离夏到底什
么打算。他疑惑的问着「这是要干什么?」。

  离夏把魏喜按倒在礁石缝隙处,脸颊上挂着桃花样的红晕,她撅着小嘴冲着
魏喜拌起了鬼脸,小模样怎么看怎么讨喜找人怜爱。她眨巴着杏核大眼,有些严
肃的说道「我和你儿子的性爱很和谐,他能满足我,时间上也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自从我和你发生了关系之后,我渐渐的喜欢上了偷情。那种刺激和紧张,让我
欲罢不能。你说我是不是很淫荡?」

  魏喜躺在礁石缝隙间,紧张的看着周围的情况,想要从这里发现什么。周围
三五成群的人,追逐嬉戏着,不断来往,谁会注意这一对掩藏在礁石缝隙中的男
女。观瞧了一阵,并未看到异常,魏喜紧张的盯着儿媳妇的水嫩脸蛋问道「你不
会是想在这里来吧?这么多人,怎么来啊?会出事的」。

  魏喜虽然大胆,可他也不是一味的盲目,随便在什么地方都下家伙。这里,
虽然隐蔽,可那无数只眼睛,要是让他们看到的话,真的是不堪设想。魏喜刚要
说些阻拦的话,就看到离夏骑了上来。

  那一瞬间,魏喜瞪大了眼睛,更是左顾右盼起来。他压低了声音说道「胡闹
啊,要做回家做,这里真的很危险啊」。

  离夏丰满结实的身体伏在他的身体上,半埋在水中,借着水的浮力载沉载浮
的完全不管不顾起来。她伸手把魏喜的裤衩拉了下来,魏喜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动
作,机械式的配合着。

  矛盾不安的魏喜使劲的贴在礁石上,同时不断的扫着不远处玩耍的人群,他
紧张极了,生怕被别人看穿。这种心理其实也很好理解,只不过他从未在这种环
境下尝试男欢女爱的滋味,所以身体紧绷绷的。

  泳裤被甩在礁石上,离夏伸手在自己裆部摸索着。只见她一拉,浅黄色裙摆
下的护裆就打开了。魏喜也不知道这种款式的泳衣为什么能在下面打开。他眼睁
睁的看着,身体的接触证明了离夏肉体的赤裸,那柔软肥嫩的接触,感觉很舒服
很痒痒。不光这些,离夏竟然趴了下来。

  性感的尤物压在身体上,任何一个男人也无法抗拒她的魅力。魏喜硬了,在
海礁缝隙的掩盖下,魏喜的阳具被离夏抓在了手中,满盈盈清澈间,他就入了进
去。

  那别样的味道,真不知如何形容。魏喜只感觉温暖一片,龟帽处滑腻腻的融
入桃源里。离夏健美的双腿大开,她伏在魏喜身上,感受着幕天席海的味道,浑
身颤抖着晃动着,摇曳于枝头间。

  水下,乌黑的体毛不停的晃悠着,圆楞子般的阳具穿插在离夏娇嫩的阴户里,
魏喜绷紧了小腹问道「海水里做会不会对你身体有危害啊?你套上泳圈吧,千万
别被发现了」,从未试过海中作业的他,心里还是有想法的。

  离夏不以为然的说道「来也来了,做也都做了,爸,专心点,」,不过她倒
是听从了魏喜的吩咐,把泳圈套在了身体之上。

  这丫头的话说的,真的是不管不顾了。打消了念头,魏喜还是有些紧张,不
过,随着紧张的心情,他的下体也越发粗实起来,龟帽挑着嫩户,舒爽的做了起
来。

  局面打开,离夏挺直了腰身,一下一下的浮动着。毕竟是女上,动作幅度不
大,也没有平时的激烈,但刺激程度绝不亚于任何一次做爱。离夏的小脸蛋红嫩
嫩的泛着光彩,如果不是在这个环境里,魏喜肯定会抱起她狠狠的伐挞。

  饱满的丰胸,在泳圈的围护之下,像两个大西瓜。看的魏喜心痒难耐,他兴
奋的说道「要不是条件不允许,爸真想吃两口奶」。

  看着公爹眼中的异彩,离夏娇羞的呻吟着「恩啊。这些日子,我感觉乳房没
有那么涨了,你要是真想吃,我给你奶两口」。说完,继续哼了起来。

  那小水嗓儿,在这片礁石处,随着海浪涌动着一上一下、一起一伏,根本不
用担心被别人听到,公媳俩人舒缓的做着。火辣辣的太阳罩在头上,离夏到底是
丢了两次身子。

  感觉到公爹异常壮大的身体,她轻轻的呼唤着公爹的名字,声音有些绵软无
力「魏喜,射吧,人家满足了」,

  紧张中,那份不安躁动的刺激,给魏喜冲击不小,他实在也是忍无可忍了,
低吼着,魏喜不敢再动了,就那样静静的把阳物放在离夏的体内,感受着温暖的
包围和褶皱的吮吸,他毫无保留的射了进去。

  这个过程,看似做了很长时间。如果他们带着手机或者手表,打表的话,也
不过就是十来分钟的样子。不是魏喜没有能力,也不是因为最近没有做爱,实在
是因为太紧张太刺激的缘故。

  话虽如此,精液射出来的量却着实不少。白花花的粘稠液体随着阳具的拔出
来,飘散在海水里。那是多少个子孙精华,就那样的随着波动的海水,不知飘散
到了何处。。。

  魏宗建看着父亲和妻子满面红光的从人群中走了回来,高兴的问道「爸,怎
么样?不错吧」。

  魏喜从儿子怀里接过孙子,嘴里说道「挺舒服的」,宗建又转头看向妻子。
看着妻子焕发青春的身体,脸上被晒的有些红润,关怀道「你看你热的,尽顾着
玩了,也不怕晒晕了,咱们休息会儿,一会儿吃点饭去」,听到丈夫这么说,离
夏嘻嘻的笑了起来。

  正要去帐篷里拿水的宗建忽然看到父亲后背有两处划伤,关切的问道「咦,
爸,你的后背怎么破了?疼不疼啊?」

  躺在另一处垫子上的离夏闻声翻身而起,而魏喜也的转过头来,冲着儿子点
了点头「哦」了一声。没等魏喜说话,离夏笑嘻嘻的抢了过来,说道「爸肯定是
躺在礁石上磨得,要不怎么会破了呢?真是的,就那么不习惯不适应。」离夏一
打岔,宗建总算明白过来,他转身钻进了帐篷。

  上岸时,魏喜感觉后背火辣辣的,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一方面来自于身体,
另一方面来自于周围人群的眼睛。经儿子一询问,他只是冲着儿子哼了一声,算
是交代。索性的是,儿子忙于拿水,并没太注意别的。

  魏喜坚持着自己先照看孩子,让儿子和儿媳去冲淋浴。他看着周围几近赤裸
的男女,眼神不再和初时一般躲躲闪闪,很是欣赏着过往的男女。回想礁石一幕,
可以说是他平生最大胆的一回做爱。

  绷直了双腿的他,紧紧的投入在儿媳妇的体内。那一刻,他似乎忘记了周围
的环境。只身投入到大海里,既像猎捕的渔夫又像脑海的潮儿。他抓牢了儿媳妇
丰腴的双腿,驾驭着这条肉欲的美人鱼。胯下的长枪钻啊钻的,仿佛要钻到女人
的子宫里,那不断抽缩的阳物,心脏一样咕咚咕咚的跳着,然后,他被包围了。

  火一样的潮水席卷着他的身心,他犹如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要挣脱一
般,随着浮动的身体,他脑海中轰的一下。长出一口气,他感觉飞了,在挤压中,
终于飞出来了。。。

  大山市的海产味道独特,品类繁多。鲜香爽滑中带着浓郁的海的气息。饭菜
上来后,等不及的离夏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味道真窜。她正要动筷,就感觉胃里
酸溜溜的,离夏急忙偏过头,「哇」的干呕了起来。

  或许是受了凉,呕吐之余,离夏眼里噙着泪,急忙用手纸擦拭一番。没吃两
口,她再次干呕了起来。一旁的宗建和魏喜很是焦急的询问着,离夏拍了拍胸脯,
表示没事。只不过,这一顿饭吃的挺不踏实。期间,离夏又再次呕吐了起来。

  魏喜皱着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碍于儿子在场,他没好意思说什么。他的
几次偷偷注视,还是被离夏发现了。回到住处,趁着宗建哄孩子,离夏来到魏喜
房间。

  当他得知离夏的月事情况后,回想以往合房的过程,一下子就想到了老家午
后的那次疯狂。那次是戴着套子的,不知是套子的质量缘故还是因为年头太久,
最后居然被他捅破了。对于那天的情形,他仍然记忆犹新。

  趁着儿子昏迷般的酒醉死觉。在浴室里,他抱着儿媳妇疯狂的摆动着。儿媳
的身体被他颠上颠下的,每一次快速抽插都是齐根拔起然后齐根没入,插的很深
不说,套子本身又不和规模。那硕大的龟头撑的很开,在最后疯狂的大力摩擦中,
他捅破了避孕套。

  一瞬间的破入,他抵达了离夏的花径口。紧小的肉穴包裹已经非常舒服无比,
那高潮中的刺激和释放,让他下体清晰的感觉到儿媳妇体内的肉蕾在吮吸浇灌着
他的龟帽。停不下来的节奏,他抱紧了儿媳妇的身子,喷射过程中,每一下小小
的捅入,身体里也随着被抽走一部分,或许就是被抽走的精华导致了儿媳妇今日
的情况。

  他呼吸急促,颤抖的问道「孩子是我的吗?」,那敢情很焦急,迫切十足的
想从儿媳的嘴里探知情况。

  离夏嫣然一笑,冲着魏喜说道「看你急的,我哪里知道是你们谁的。不过呢。。。」,
可爱的女人,笑的时候总是特别的迷人。

  这个表情,魏喜不知道看了多少回了,他也体验了无数次这样的好处。他痴
迷的看了一阵,焦急的问道「别逗爸了,快说啊」。

  收敛了笑容之后,离夏稍显平静的说道「你的几率大一些吧。毕竟,当时建
建喝多了,你又是那样对我」。

  听到儿媳妇这样一说,魏喜欣喜异常的问道「真的吗?」转而魏喜又愁眉苦
脸的叹了一声「哎!真不知该如何说。哎!你,你心里怎么想的?」

  离夏拉着魏喜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问我怎么想的?我无所谓,你
心里什么想法」。

  魏喜低下头,沉默了起来,脑海中不断思考着问题。魏喜神色黯然,伸手捂
着口鼻摩挲着,嘴里不时吐着长气,最后咬着牙说道「爸对不起你,对不你啊」,
说着说着,竟然哭了。

  坚强的公爹,这个样子,离夏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知道公爹心里想的是什么,
也知道公爹所作出的决定多么沉重。她不在乎肚中是否真的孕育了孩子,也不在
乎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看到公爹流下的泪水,离夏心里一酸,眼角也湿润了起
来。

  离夏安抚着公爹,抓起了那握着的粗大手臂,把手背放到了自己的脸上,让
他感受自己的心情。默默的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知道你的,我知道你的心」。

  魏喜抽搭着,抬眼看了一眼离夏。手指温柔的替她抹着眼角的泪水,艰难的
问着「建建知道吗?」

  离夏摇了摇头,那两只杏核大眼眨巴着,安慰道「你别想那么多了,回头我
叫他买试纸查查,你也不用自责,我不怪你」。。。

  宗建风风火火的拿着检测怀孕的试纸回来,交给妻子。经过确认,上面显示
的结果就是怀孕了。没成想这次出游,伴随这样的一个结果。

  一番考虑之后,宗建把想法告诉了妻子。毕竟此处人生地不熟,他准备带着
妻子回家彻底检查一番。

  对于怀孕,离夏看的没有那么重。不过,看到丈夫和公爹很在乎自己的样子,
她只能打消了念头,提前结束了这次黄金周的旅行。

  很多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提前结束旅行,回家的途中,魏喜沉默不语,
哄着孙子时也是强颜欢笑。宗建看到父亲脸色有些不好,他知道父亲担心离夏的
身体。默默行驶中,他心里不断自责着自己的行事鲁莽,让老父亲平白又操起心
来。另一方面,又深深感怀父亲,那爱虽没说出口,可心里装着的却很深。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