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日光女神】(五十三、绝代双娇)

第一文学城 2021-02-2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wolui
  日光女神五十三 绝代双娇 作者:wolui 2019年2月10日   香港阳光投资公司,孔日光坐在总裁办公室的大班椅上,认真的处理公务。
  日光女神五十三 绝代双娇

作者:wolui
2019年2月10日
  香港阳光投资公司,孔日光坐在总裁办公室的大班椅上,认真的处理公务。
他穿越前本来就是金融行业里的精英,在未来视的帮助下处理公司的主要事务倒
是没太大的压力。而且得益于便宜老爸孔阳时期就架构好的公司管理层设置,整
个公司已经脱离了老板人治,乃是以制度管理和职业经理人为核心的现代化公司。

  所以孔日光也不必像很多家族式管理的私企那样整天都被公司事务捆绑住,
大大小小事情都得等老板决定。他只需要定期回公司签批处理一些重要的文件以
及决定公司总体发展方向,其他事情电话遥控即可。

  其实,要不是无论香港或美国的阳光投资本身就能正常运转,当年孔阳也不
可能大半时间都呆在大陆。

  当然,这也得益于90年代实在是世界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赚钱比后来容
易得多。一个公司只要顺应时代在业务上能不断取得佳绩,很多管理上的不完善
都能被暂时遮盖起来。

  而现在集团上下都已经接受和习惯了这位年轻的继承人,不少年轻漂亮的女
职员经常想借机接近这位年轻英俊的老板,要是能和老板上床可就飞黄腾达了。

  只是孔日光虽然好色,但却也明白在集团内绝不能乱来,随便搞男女关系十
分容易产生管理混乱,女人的枕头风对于一个健康企业的威胁堪比十二级台风,
绝不能大意。

  他看了看手上的报告,自语道:「罗兆辉成功收购,正式入主东方红集团,
倒是让他蛇吞象成功了。」

  罗兆辉这次收购行动阳光投资也有参股,但占比不高,孔日光纯粹是帮个忙
罢了。

  「只是距离97回归没多长时间了,接着就是那席卷东南亚的金融风暴,罗
兆辉这样赌了全副身家的搏杀,几年后却是不好收场。」

  想起原历史上罗兆辉后来破产时的落魄,孔日光不禁摇头轻叹。

  他是穿越者能预知未来,但对于现在的绝大多数香港人来说,股市楼市正是
蓬勃上升,就是街市买菜的大妈都去炒楼炒股,整个经济如烈火烹油一样如火如
荼。谁想得到没多久之后经济泡沫就会爆破?

  即使是他现在站出来警告罗兆辉,估计正高歌猛进的对方也绝不会相信。

  孔日光又叹了口气,自语:「总归算是酒肉朋友,到时候有能力的话还是可
以帮他一把,看情况吧。」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孔日光驾车离开。

  很快,他到达一家颇为偏僻隐蔽的会所。停好车,走进包房,却见一个绝代
佳人正坐在餐桌旁,好整以暇的等待。

  最美港姐李嘉欣。

  在电影《神偷丽影》杀青后,一个星期里面孔日光就已经约李嘉欣吃了两次
饭。在一起拍戏时李嘉欣主动把自己的私人手机号码给了孔大少爷,本来就有勾
搭之心。后来孔日光打电话过去随便找个借口就把李大美人约出来了。

  只是,李嘉欣虽然对于和孔日光的交往颇为积极,对于男人送的礼物照收不
误,但却是根本不让男人有占便宜的机会,一副吊着胃口的模样。

  孔日光表面上毫不在意,但实际上却已暗下决心,短期内就得把这女人弄上
床去。不然过一星期左右他就得去泰坦尼克号剧组那边呆几个月了,肯定得在这
之前就把问题解决掉。

  至于会不会得罪大刘?

  拜托,女明星对于大多数的富豪来说不过是高级鸡,你嫖我嫖大家嫖,除非
是像孔大少爷这种占有欲超强的变态,否则没什么人会为了女人而撕破脸皮的。

  反正按照原历史,在刘和李闹翻的时间段,李大美人很可能连罗兆辉的床都
上过了。既然如此,他孔日光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他们见面时候选的地点都是十分隐秘的会所之类,倒是没被记者发现。不然
以孔日光和李嘉欣现在的热度,要是被拍到一起吃饭的照片肯定变成全城热点。

  李嘉欣对于这样低调的会面也很满意,说到底在她看来孔日光现在就是个备
胎,要是真的和刘銮雄闹翻了自己也多一条退路。但至少在现阶段她不希望传出
任何暧昧的消息进一步刺激她和大刘已经变得脆弱的关系。毕竟她在大刘身边已
经努力了六七年,实在不愿轻易放弃。

  其实她对于和年轻英俊的孔日光上床绝不介意,甚至还很期待。但她深知男
人的心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要是让男人太容易得手那自己
哪里卖得起身价?

  或许,勾引他强奸自己,自己再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提条件?

  李大美人美目流盼,望着孔大少爷的俊脸,心中不免也有些骚动,和这样年
轻健壮的帅哥做爱,肯定比和中年男人做爽得多!对方身体这么壮健,只怕下面
那根东西也十分厉害。

  想到此处,李嘉欣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那神态魅惑得不得了。

  「这狐狸精真是美得祸国殃民,怪不得原历史上快四十了还能找到许晋亨接
盘。」孔日光心中吐槽,对于李嘉欣的颜值是真的服气。

  其实纵横花丛多了,孔日光对于李嘉欣的心态还是能把握的。对方主动给电
话号码,约出来后一直都是各种借故勾引,显然自己要上她应该没啥难度。

  但问题是上了之后怎样收场?

  从历史上看李嘉欣在争抢男人方面可真是不择手段十分厉害,真的上床了花
点钱能解决还好,怕就怕被她缠上,弄得自己后宫起火。

  「只是,现在她大概还未和大刘正式闹翻,其实这个时候真把她上了她也不
会死缠烂打才对。毕竟对于她来说,此时嫁给大刘当刘太太才是真正目标。这段
时间倒真的是最好机会。」

  打定了主意,孔日光举起红酒杯,含笑道:「Michele,尝尝看,这
是法国的Petrus。」

  李嘉欣优雅的抿了一口,点头道:「很香醇呢,我前段时间也喝过Petr
us,但似乎口感不如你这个。」

  她作为香港圈内顶级的交际花,品尝的美酒美食自然不会少。

  孔日光呵呵一笑,道:「Petrus是很讲究年份的,如去年的葡萄就不
错,只是作为1994年的新酒还是缺了点酝酿。现在这瓶是1971年的Pe
trus,特点是果味比较饱满,而且在果香中稍稍带点薄荷味儿,虽然比不上
1961这样的顶级年份,但也是该酒庄中十分出色的珍品了。」

  李嘉欣并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对酒也就一知半解,此时便娇笑着恭维道:
「光少真是知识广博,说起来这酒的年纪比我刚好小一岁,可能因为这样我觉得
和它特别合拍呢。二十多年的Petrus陈酒一定不便宜,真是让光少破费了。」

  孔日光哈哈一笑,望着李嘉欣那白皙的俏脸,柔声道:「美酒有价,美人无
价。」

  李嘉欣俏脸一红,恰如其分的娇嗔一声,一副撒娇的模样。

  看到女人那一脸发骚的模样,孔日光忍不住直接开口道:「要是Miche
le对红酒有兴趣,那不如一会去我家的藏酒窖看看,那里有不少珍品。」

  李嘉欣一愣,下意识的重复道:「你家?」

  孔日光若无其事的点点头,答道:「嗯,我专门开辟了一个地下室,里面放
了不少从欧洲采购回来的珍品葡萄酒。」

  李嘉欣心念急转,要是今晚跟了这家伙回家,料想对方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虽然和对方上床没什么所谓,但这么轻易就让他得手似乎有点太掉价了。

  而且,现在什么都没谈好,要是这家伙睡了自己后掀被子就不认,自己也没
他办法啊。

  这时,又听到孔日光的声音传来:「其实说是珍品,但加起来也就几百万港
币的样子,远比不上Michele的价值。」

  李嘉欣听出了男人言语间的暗示,犹豫了一下,便笑靥如花的道:「光少过
奖了。我对葡萄酒什么的其实也不太懂,一会要向光少多多请教才行。」

  她现在的心态有点奇妙,因为大刘宠幸洪欣而吵架后,她是觉得大刘对不起
自己的。因为在她的角度,自己才是大刘的正牌女友,未来要当刘太太的。现在
大刘玩女人时毫不顾忌她的感受,让李大美人不禁产生了一种要报复的心理。

  你到处玩女人,我也出轨玩男人!

  所以孔日光一暗示,她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眼前这个男人年少多金还英俊
强壮,实在是十分理想的对象。

  即使是暂时不能从他那获得什么利益,但男女之间只要有了那层关系,拔吊
无情的男人还是很少的。

  饭后,李嘉欣坐到了孔日光的奔驰副驾位,往浅水湾别墅区驶去。

  「奇怪。」

  进入了浅水湾山道,孔日光稍稍皱眉,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李嘉欣笑着问道:「光少,怎么啦?」

  孔日光望了望后视镜,镜中倒影出路边一辆灰色的丰田,疑惑的道:「好像
那辆车总是停在那个位置,最近都看到几次了。算了,估计是等人或是什么吧,
别管他。」

  李嘉诚长子李泽钜被绑架一事整个李家秘而不宣,而孔日光虽然身为穿越者,
但时隔太久还真的想不起来有张子强绑架富豪这档事情了。

  很快,车子回到孔家的别墅。

  孔阳留下的这栋三层别墅其实也算是挺豪华的了,但李嘉欣见惯大场面,倒
是没有丝毫失态。施施然的坐在客厅沙发上,享用着佣人送来的茶点。

  她巧笑善兮的道:「光少,要是让记者拍到我到你家的照片,估计那些小报
会乱写东西呢。」

  孔日光道:「我拥有一间专业的安保公司,这别墅外围长期有安保人员轮值,
他们会驱赶在我别墅附近晃悠的闲杂人员。况且,我都习惯了,随便他们写。上
次乱写的那家小报已经被我告倒了,看看哪家敢当下一个。」

  上一次周慧敏住院时,有小报污蔑孔日光传染了性病给周慧敏导致其住院,
弄出了好大的风波。逼得孔日光拿出体检证明,高调宣布周慧敏是他的女友,算
是解决了这件事。事后孔日光重金聘请大律师一直追着那家小报社起诉,法院判
令了一个高额的名誉损失赔偿费,硬生生把这报社给弄垮了。

  李嘉欣自然也知道这事,眨了眨美眸,轻笑道:「那你不怕让Vivian
知道?我都搞不清光少你女朋友是Vivian还是Athena了。」

  Athena是朱茵的英文名,李嘉欣是从罗兆辉那知道孔日光和朱茵的关
系的,此时便顺口取笑了一句。

  孔日光呵呵一笑,道:「都是好朋友,很好的朋友。」

  李嘉欣摇头道:「男人,唉,男人。」

  她往后一靠,整个身子挨进柔软的沙发里,轻叹了口气:「或许对于像你这
样的男人而言,女人不过是你们的收藏品罢了,就像是金丝雀一样」

  语调颇为无奈,却是触景生情了。

  但还没等孔日光回答,她又展颜一笑:「但恐怕99% 的女孩子都渴望能当
光少你笼里的金丝雀吧,嘻嘻。」

  佳人一笑,倾国倾城。

  巅峰时期的李嘉欣,真是可谓艳光四射,一颦一笑都充满致命的吸引力,简
直能让人屏住呼吸。

  无愧于她历史最美港姐的名衔。

  孔日光有点尴尬的摸摸头,转移话题道:「要不现在去酒窖看看葡萄酒?」

  李嘉欣笑着点点头,眨了眨眼道:「好的,就让我开开眼界,看看光少的珍
藏。」

  当天晚上,孔日光直接就在酒窖里把半推半就的李大美人剥光,狠狠的操了
一回。然后带回三楼的卧室,玩了这美人儿一晚。

  事后,孔日光直接转了几百万给对方,算是见面礼。

  三天之后,李嘉欣又接到了孔日光的电话,邀请她晚上九点左右去孔家别墅
品尝红酒。

  李嘉欣心中是恐惧与期待相结合,三天前那个晚上,在孔大少爷的操弄之下
她经历了人生中最强烈的性高潮,直接爽得失去意识,现在回想起来小穴都会发
痒。但那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几乎一晚上都没让她休息过,不知道高潮了多少
次,真是被干得屄都肿了。

  但想到男人刚转给她的那笔钱,李嘉欣便也答应了下来。

  大家都是明白人,什么都有个度,她的屄虽然金贵,但也不至于干一晚就要
几百万。

  晚上,李嘉欣自己开车到达了浅水湾的孔家别墅,停好车,走进屋内。

  她穿着一套黑色的蕾丝带吊连衣裙,露出雪白的手臂与小腿,艳光四射。里
面则专门挑了一套半透明的性感内衣,做好了准备。

  今天晚上似乎佣人们都不在,只有男主人孔日光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
候。

  两人已经上过床了,自然就亲密了许多,李嘉欣直接坐到孔日光身旁,笑着
道:「光少,久等了。」

  孔日光顺手搂着李大美人的纤腰,轻声道:「今天佣人们都放假了,屋子里
就只有我们,干什么都行。」

  李嘉欣顿时脸一红,枕着男人的肩膀,用挑逗的语气道:「那你想干嘛呢?」

  孔日光站起身来,直接脱掉自己的睡袍,露出健壮的躯体。

  李嘉欣顿时噗嗤一笑,指着男人下面笑道:「你变态啊,连内裤都不穿。」

  只是看见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呼吸却是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

  孔日光哈哈一笑,走上两步,突然把李嘉欣按倒在沙发上,手一掀,就把女
人的黑色连衣裙从下掀起,卷到腰间,露出半透明的蕾丝内裤。

  那毛绒绒的黑森林在内裤里若隐若现,却是格外的性感。孔日光忍不住把脸
贴上去,鼻子碰着那凸起的地方,深深的吸了口气,闻了闻女人下体的骚味儿。

  李嘉欣娇嗔道:「哎呀,别这样啦,好痒……嘻嘻……。」

  孔日光淫笑了一声,几下手脚就把这美人儿剥光,然后整个人压上去,胡乱
的亲吻着李大美人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蛋。

  李嘉欣只觉得自己被男人强壮有力的躯体完全包裹,深深的压在沙发上,却
也是被挑起了性欲,双手环抱在男人后背,主动抬起俏脸与男人热吻起来。

  好一会,孔日光撑起身子,轻声道:「Michele,亲一下。」

  边说,边坐在沙发上,指了指自己下体。

  李嘉欣顺着手指望去,只见男人的肉棒已经完全勃起,那又粗又长的铁棍厉
害得很。

  三天前他们肉搏了一晚,现在倒也不必再扭捏,撑起身子,爬过去,像是小
母狗般跪趴在沙发上,俏脸凑到男人两腿之间,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大龟
头。

  「好硬。」

  感概了一句,女人便熟手的握住鸡巴根部,张开红唇,缓缓的把肉棒吞进小
嘴里。

  孔日光任由女人吸吮着自己的鸡巴,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与裸背。

  李嘉欣的皮肤是真的好,又白又腻,整个玉背光滑无比,毫无瑕疵。香港的
最美港姐跪趴着替你吹箫,光是看着就已经爽得要爆炸了。

  特别是这般居高临下望下去,女人黑发如云、肤若凝脂,柔软的嘴唇轻轻吮
吸着棒身,湿滑的香舌则缠绕着龟头,不时舔扫着龟头顶端的马眼,舒服得孔日
光直抽气。

  簌……簌……簌……簌……

  一边吹箫,这绝色美人还一边伸出玉手探到男人胯间,春葱般的手指不停的
拨扫着男人垂下来的阴囊,温柔的抓弄,给予男人全方位的刺激。

  吸吮了好一阵,李嘉欣把油光可鉴的肉棒吐出,擦了擦自己嘴边的香津,抬
起头望着男人,用抱怨的语气道:「你的那个太粗了,弄得人家嘴都酸。」

  孔日光哈哈一笑,摸了摸女人的秀发,道:「差不多了,让我插进去吧。」

  李嘉欣连忙从旁边的衣服堆里找出一个避孕套,撕开封袋,取出里面的套套
含进小嘴里咬住,然后再次弯腰低头,对准男人那根硬挺的大肉棒,一边含进去
一边用嘴替男人戴好避孕套。

  她尽可能的把那粗长的肉棒吞入,但也就勉强含入大半,好一会便娇喘吁吁
的松开小嘴离开,嗔道:「光少你的那个太粗长了,大号的避孕套都几乎戴不下。」

  孔日光不再废话了,双手抱起女人的娇躯,让她双腿分开靠坐在沙发上,完
全的露出下体。然后自己凑上去,左腿支撑身体右腿膝盖跪着沙发,龟头抵着女
人小穴入口,轻轻一挺腰,便插了进去。

  「啊!」

  美人儿轻呼一声,身子先是一紧,马上又放松下来,轻轻颤抖着,把臀儿抬
高一点,迎接男人的进入。

  「好多水,Michele你可真骚。」

  刚一进入,孔日光便觉得女人下面又湿又热,泥泞不堪,让他的肉棒轻轻松
松的就干进了一大截,不禁出言打趣。

  李嘉欣刚才被压在沙发上又亲又摸,对象又是年轻英俊的帅哥,自然身体会
有反应。此时听到男人取笑,不禁举起粉拳捶了男人一下,嗔道:「那也是因为
你这坏蛋!」

  孔日光笑了笑,把女人雪白修长的双腿扛到自己肩上,整个身体压下去,让
女人的娇躯似乎要折叠了一样。

  李嘉欣一直有练瑜伽,身体的柔韧性十分好。在孔大少爷操过的女人里面,
除了正宗体操运动员出身的何美钿之外,其余的女人似乎就没有能明显胜过的了。

  「别,别干得这么猛……啊……啊啊……嗯……啊……」

  在女人那销魂的呻吟声中,孔日光火力全开,大力抽送,没多久就把对方干
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俯下身子,近距离细赏李嘉欣那张因为性爱快感而潮红的娇靥,不禁感概造
物主的神奇,竟然能造就出这样一张毫无瑕疵的迷人脸蛋来。

  这女人真的是红颜祸水。

  就这样在沙发上干了上百下,李嘉欣便被送上了第一次高潮,一大波淫水喷
出,弄得满沙发都是。

  「啊……啊啊……讨……讨厌……弄得到处都脏了……」

  李嘉欣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吐气如兰,如泣似诉的抱怨着。

  孔日光轻轻的抚摸着女人因性高潮而不断颤抖的柔滑娇躯,道:「那接下来
我们上房间去。」

  说罢,也不把肉棒拔出,就这样从沙发上把女人整个抱起,双手托着女人的
臀儿,让对方挂在自己身上。

  这样站立交合的姿势鸡巴插得更深,顿时让还处于高潮余韵的李嘉欣又是一
声淫叫,一股淫水再次从两人交合处流下。

  李嘉欣虽然身高足有一米七二,但身材苗条,男人抱起来根本毫无压力。

  孔日光就这样抱着李大美人,维持着交合的姿势,往别墅的旋梯走过去,直
接走上三楼的卧室。

  这样行进之间,每走一步就颠簸一次,鸡巴自然也在女人小穴深处狠狠一撞,
顿时让刚高潮完毕的李嘉欣魂飞魄散,几乎每走几步都会留下一滩水迹。

  走到三楼,女人便又被干出了一次高潮,这样连续的高潮冲顶让她神思恍惚,
浑身瘫软,几乎要失神了。

  此时,孔日光嘴角露出一抹奇异的笑容,走到一间客房外,用脚踹开房门,
走了进去。

  只见房间里面的床上居然半躺着一个赤裸的女人,双手被绳子绑在床头,眼
睛被蒙着黑纱,双腿张开,小穴还插着一根电动按摩棒,正嗡嗡响着。

  这床上的裸女身材极好,身高一米七左右,玉肌胜雪,乳房坚挺,双腿修长。
而被黑纱蒙眼下的那张面容更是有倾城之姿,并不在号称最美港姐的李嘉欣之下。

  竟是关之琳!

  她双眼被蒙着看不见东西,但听见开门声,便娇喘着道:「光少……啊…
…快……快放开我……啊啊……受……受不了啦……」

  一边说,她一边如同白蛇般扭动着裸体,双腿开合,显然是被小穴里插着的
按摩棒弄得十分难受。

  李嘉欣恍惚中听到别的女人的声音,顿时大吃一惊,转头望去,立刻就认出
了床上那女人的身份。

  只是事情太过突兀,让连续高潮的她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

  孔日光抱着李嘉欣走到床前,笑道:「琳姐,刚才有没有高潮过?」

  关之琳用急切的语气道:「一直不上不下的,快……快放开人家……我…
…我要……啊……好痒……下面好痒……呜……都一个多小时了,你这坏蛋好狠
心……啊啊……」

  原来,孔日光晚上约了关之琳吃饭,匆匆吃过后便玩起了性爱游戏。

  他们已经维持了一段时间的炮友关系,关之琳对于孔日光这年轻英俊的大肉
棒情夫沉迷得不得了,现在就算是让她倒贴钱和这男人做爱,她也百分百愿意。

  关大美人十分喜欢钱,但也舍得花钱。

  像原历史上,她后来曾和年纪比她小8岁的男模黄家诺在一起,除了钱之外
还送车送房子,简直和包养男人没区别。

  甚至50多岁时,还可小她24岁的内地小生周觅传出暧昧,可说是敢作敢
为。

  反正在孔日光半劝说半强迫之下,关大美人就被剥光了绑在床上,蒙上眼罩,
下面还被插入了涂抹了春药的电动按摩棒。

  等李嘉欣九点左右到达孔家别墅时,关之琳已经被这样弄了一个多小时了。

  此时,她露出淫荡的表情,娇喘道:「光少……啊……给人家……我……我
要光少的大鸡巴插进来……啊啊……呜……痒得受不了啦……啊……」

  被蒙着眼罩的她压根不知道生平大敌李嘉欣就在面前,还不断的扭着屁股向
男人献媚。

  李嘉欣此时稍稍反应过来,正想说什么,便被男人整个人抛到床上,不禁啊
的惊呼出声。

  关之琳顿时蒙住,不禁惊惶的问道:「女……女人?是……是谁!?」

  孔日光根本不答,直接跳上床,拉过床头早已准备好的另一幅绳索,强行套
到一脸懵逼的李嘉欣手上,绑紧。

  李大美人急了,连忙道:「啊!光少……你……你做什么……放……放开
……别……别这样!」

  关之琳认出了声音,不禁道:「李嘉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此时,浑身赤裸的李嘉欣也被绑在了床上,孔日光便笑着替关之琳解开了眼
罩,让对方重获光明。

  两个互有心病的大美人光脱脱的并排被绑在一起,两女面面相觑,一时间都
不知道该说什么。

  特别是关之琳,此时小穴里插着的电动按摩棒还嗡嗡作响,让她尴尬得头都
抬不起来。

  同样浑身赤裸的孔日光俯下身子,把关之琳下面的按摩棒取出,只见对方的
小穴已是湿的一塌糊涂,那浓密的阴毛也是乱糟糟的,极其淫靡。

  而旁边的李嘉欣刚刚才被大鸡巴操得连续高潮,小穴儿还松垮垮的没完全收
回去,自然也是十分淫荡。

  「妈的,这两个婊子皮肤好白,看上去真养眼。」

  孔日光暗自吐槽了一声,便趴上去,一左一右搂着两个美人,随意的抚摸玩
弄起来。

  双飞这一对绝代双骄是任何一个性取向正常的东亚男人的梦想,而问题是她
们两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灯,要是用软的即使是花再多的时间和精力都很难办到这
事。

  而孔日光过一段时间就得飞去墨西哥的泰坦尼克号剧组拍戏了,根本没有时
间可以耽误,所以索性来硬的。

  反正这两个女人麻烦事多多,孔大少爷也没有把她们收进后宫的念头,得罪
就得罪,绑一起干爽了再说。

  两个女人都扭动着身子挣扎,但双手都被绑在床头哪里能挣脱开?

  李嘉欣生气的骂道:「孔日光,你怎么可以这样!混蛋!快放开我!」

  老实说,如果只有她一个女人在,男人玩一些如捆绑之类的过激游戏她还可
以考虑接受。但生平最讨厌的女人就在身旁,李嘉欣实在控制不住怒火。

  她性子本来就比较强势,生气时连金主刘銮雄都可以破口大骂,何况是刚交
往不久的孔日光?

  孔日光摊手道:「我怕你们害羞嘛,但既然都这样了何必生气?今晚一起玩
得开心点就是,反正前阵子《神偷丽影》的发布会记者照相时我看你们挺亲热的」

  李嘉欣面色冷然,望了望旁边的关之琳,咬牙道:「谁和这狐狸精亲密了,
呸!」

  关之琳可不是好惹的,闻言不禁呵呵一声,道:「却不知道谁是狐狸精呢?」

  然后眼睛转了转,望向李嘉欣的胸部,又嘲讽道:「挺着个飞机场还学和人
家抢男人了?真是不知羞耻!」

  平心而论,李嘉欣虽然胸不大,但还是不至于完全没有的,只是肯定比不上
关之琳的C罩杯美乳。此时听到大敌的讽刺,顿时冷笑一声,道:「总比有些人
都三十岁了还出来卖老屄好,怪不得被人叫琳姐,老前辈嘛。」

  然后又加了一句:「没想到你那塞过高尔夫球的老屄都还有人喜欢,哈哈。」

  高尔夫球事件一直是关之琳的心病,此时真是气得脸都白了,心中恨不得把
对方碎尸万段。只是,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击,心中转念,便对孔日
光道:「光少,这小贱人刚才对你这么不客气,我帮你对付她吧。」

  孔日光马上露出一副颇感兴趣的样子,笑问道:「你想怎么样?」

  关之琳媚笑道:「你先解开我双手,我保证让这小贱人听听话话。」

  李嘉欣心中一惊,要是让这大敌腾出手来可不知道会怎样折腾自己,她虽然
性格冲动但绝不是傻瓜,态度马上软化:「光少,你可别听人胡说,人家刚才只
是语气冲了,对不起。你先放开人家吧,我保证好好伺候让你舒服。」

  孔日光哈哈一笑,在床上站起来,指了指自己的肉棒。

  李嘉欣顿时犹豫了一下,毕竟是在自己最讨厌的女人面前,让对方看着自己
替男人吹箫,实在太羞耻了。

  而关之琳却是挣扎着爬了起来,由于绳子长度的关系被绑着的双手只能贴着
自己后脑,勉强能跪在床上,毫不犹豫的张开红唇就把男人的肉棒含了进去。

  她刚才张开双腿插着按摩棒的样子都被看光了,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况且她
和孔日光做爱的次数比较多,受到外挂技能「日久生情」的影响也比较大,根本
就是对这根大肉棒毫无抵抗能力。

  李嘉欣慌了,也踉跄着爬起来,被捆绑着的双手靠拢在后脑,光脱脱的跪在
床上,贴到男人胯下。

  这两个女人都在富豪圈里打滚多年,伺候男人的技巧自然不差,但这般被绑
着手跪下来吹箫却是没尝试过,不禁觉得颇为别扭,口技的发挥也受到了一定的
限制。

  而对于孔日光来说,两个女神这般被绑着手跪在胯下,如女奴般争抢着亲吻
自己的鸡巴,兴奋感真是无与伦比。

  这两个女人都认定对方是自己最大的对手,互不服气,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
下也是产生出了竞争的心理,不停的挤压着对方的空间,想让对方亲不到鸡巴。

  两张倾国倾城的俏脸死死的抵着想把对方推开,争夺男人龟头正前方的空间,
要不是手都被绑着只怕马上就得在床上撕打起来了。

  弄得一阵,孔日光便半蹲下来,把两个女人重新推倒到床上,然后抱起李嘉
欣直接让她趴到关之琳身上。

  她们的双手被绑着没法支撑身体,浑身赤裸的两具香喷喷的娇躯便被迫紧贴
着,让两女都尴尬得不行。

  特别是两女身高差不多,这样子刚好下体也贴在一起,连阴毛都纠缠着,稍
稍扭动身躯下面便能感受到一股毛绒绒的触觉。

  「讨厌,你这小贱人太重了。」

  被压着的关之琳浑身不爽,不禁恶语相向。

  李嘉欣正要回击,却被后面的男人啪的拍了一下屁股,顿时啊的一声叫了出
来。

  孔日光揉了揉女人白皙的屁股,赞道:「这小屁股真翘!」

  说罢,双手掰开臀肉,身体凑过去,一下子就插进了李嘉欣的小穴里面。

  其实李大美人刚刚才连续高潮,现在身体还颇为敏感,被这又粗又硬的家伙
硬生生的捅进里面捣鼓起来,顿时快感连连,忍不住淫叫出声。

  下面的关之琳被按摩棒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小穴早就洪水泛滥了,此时听见
平生大敌在男人的鸡巴下一脸享受的呻吟,不禁扭着身子叫了起来:「光少,呜,
人家……人家也想要。」

  上面正挨操的李嘉欣心里面涌起一股奇异的优胜感,一边呻吟一边道:「光
少,别……啊……别管那老婊子……啊啊……用力……用力干人家……啊……呜
啊……别……别拔出去……啊……嗯……嗯啊……啊啊啊……」

  关之琳只觉得下面都要痒疯了,不禁用哀求的语气道:「呜……光少快…
…快给人家……呜……忍……忍不住了……啊……呜啊……」

  孔日光双手按着李嘉欣那柳条一般的纤腰,一边大力抽送一边喘着气问道:
「琳姐,你要我给你什么?」

  关之琳连忙道:「鸡巴……啊啊……给我大鸡巴……光少……快……快来
……」

  孔日光连续干了李嘉欣几十下,然后把肉棒抽出,随手扯掉避孕套,往下一
压,便插到了关之琳那湿淋淋的骚穴里面。

  「哇,好湿,琳姐你真的好淫荡,哈哈。」

  李嘉欣近距离望着关之琳脸上表情的变化,只见对方从极度的焦躁不安瞬间
化作极度的心满意足,甚至是整张如花娇靥都泛红,出现了失神般的神态。

  她不禁瞪大眼睛,惊讶的道:「一下就高潮了!?」

  关之琳根本回答不了,闭上眼睛,在男人的强力冲击之下,赤裸的娇躯一抖
一抖的,竟是真的高潮冲顶了。

  其实她被折腾了这么久,本来就处于临界点,此时被那硬邦邦的肉棒猛的一
干,顿时冲破了极限,被送上了销魂之境。

  孔日光在关之琳那律动着的骚屄又捣鼓了几下,便把湿淋淋的大棒拔出,往
上一抬,重新凑向李嘉欣股间。

  李大美人其实是有点洁癖的,对于男人刚无套干完别的女人就干自己颇为恶
心,只是现在被捆绑在床上根本反抗不了,只好顺着男人,反而把臀儿提高了一
点,方便男人插入。

  孔日光淫笑一声,双手按着李嘉欣的香肩,让她整个人紧贴在关之琳身上,
鸡巴一送,用力插了进去。

  李嘉欣顿时一声惊叫:「啊!弄……弄错了!不是那里!」

  却是男人居然不是插入小穴,而是强行挤进了她的后庭,那硕大的龟头就这
么硬生生的撑开了她小巧的屁眼,插入了一大截。

  孔日光感受着最美港姐屁眼那无与伦比的紧致,笑道:「没错,放心吧,我
的鸡巴已经弄得够湿了,Michele你放松就好,反正你后面不是第一次了
吧?」

  李嘉欣虽然不是第一次肛交,但她向来不喜欢被干后面,也就尝试过一两次
而已。此时被孔大少爷那超规格的大棒强行进入,后庭顿时如裂开般疼痛起来。

  「啊……你!你这变态!啊……痛……呜……拔出去……快拔出去!啊!扑
街!屌你老母……啊啊……要……要裂开了……」

  她性格骄纵,此时也不管对方是金主了,直接破口大骂起来。

  孔日光狞笑着,双手死死抓住这大美人的翘臀,大肉棒继续毫不留情的插入,
直接往深处挺进。

  下面的关之琳此时回过神来,看见生平大敌痛得脸都扭曲了,不禁幸灾乐祸
的娇笑起来:「贱人,你也有今天,呵呵呵呵。」

  李嘉欣本来就痛得厉害,此时发现关之琳嘲讽,更是急怒攻心,直接张开红
唇向着对方一口咬过去!

  关之琳大吃一惊,连忙把头一侧躲开,却被李嘉欣一下咬在了香肩上。

  「啊!你!松……松口!啊……好痛!臭閪!松口!」

  只是她的双手被绑着,根本没办法推开对方,身子扭来扭去也挣扎不开,直
痛得眼泪水都要出来了。

  关大美人忍不住道:「光少……啊……光少救命……掰开……掰开这臭閪的
嘴巴……啊啊……痛……」

  孔日光嘿嘿一笑,猛的用力一挺腰,粗长的大肉棒便如打桩机般狠狠的顶入
女人紧窄肛菊的最深处,顿时让李嘉欣整个身体往上一扬,下意识的松开嘴巴,
啊的惨叫出声。

  「呜……呜呜……好痛……别……别动了……求……求求你……呜呜呜…
…」

  这大美人只觉得屁眼火辣辣的,又痛又胀,那痛苦与屈辱让她不得不抛弃了
自尊,哀哀切切的出声求饶。

  关之琳看见这生平大敌这凄凉的样子,心底倒是涌起一丝感同身受的恻隐,
自己在富豪圈子里混迹多年,虽然赚了很多钱,表面上无比的风光,但内里的苦
楚却是一言难尽。

  她虽然贪财跋扈,但其实却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此时虽然被李嘉欣咬得香
肩都破皮了,但倒是没有再嘲讽,反而是轻叹道:「你放松点吧,他的鸡巴太粗,
你这样紧绷着后面反而辛苦。」

  李嘉欣一愣,没想到大敌竟然会劝导自己,一时间涌起无比古怪的感觉,真
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但趴在对方身上的娇躯却是放松了一些。

  在原历史上汶川地震后关之琳捐款200万元,是整个华语圈的女星中个人
捐款最多的,所以无论其他方面关大美人有多少缺陷,但起码在善心方面是无可
指摘。

  孔日光也感觉干起来好像顺畅了一些,便缓慢的进出着。李大美人的后庭显
然被干的次数极少,真是紧窄得让人寸步难行,那热热的肉壁紧紧包裹着棒身,
十分的刺激。

  特别考虑到这女人是香港历史上女明星颜值的巅峰,让她如母狗般跪在床上
操她的屁眼,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

  这个样子对方已经不可能挣脱,孔日光索性解开了两个女人手上的束缚,让
她们的双手解放。

  李嘉欣双手撑着床单,想把身子撑起来不再压着关之琳,只是刚刚撑起一点,
屁眼里男人的那根大肉棒又撞进深处,顿时让她啊的一声,浑身一软,再次软趴
下来,重新压了回去。

  关之琳又叹了口气,双手探到李嘉欣身后,轻轻的搂着,还不时摩挲一下李
大美人的玉背,一副安慰的模样。

  孔日光不禁莫名其妙,这两个女人刚才还争锋相对,怎么突然像是和好啦?
但他也不管那么多了,李嘉欣那小屁眼真是又紧又窄,越干越刺激。

  他操弄的速度也逐渐的加快,胯部不停的撞击在女人肉肉的翘臀那,发出啪
啪啪的声音来。

  李嘉欣如同三文治般被夹在中间,但下方有关之琳那柔软又充满弹性的身子
垫着,感受到对方的善意,看着对方那被自己咬出了牙齿印的香肩,她也轻声的
说了一句:「对不起。」

  孔日光又插了几十下,倒是真怕李大美人的屁眼被自己的大鸡巴干坏,便扑
哧一声把肉棒抽出来,往下一下,随便一捅就又干了进去一个湿滑温热的肉洞里
面。

  只听见关之琳闷哼一声,却是插进她小穴里了。

  李嘉欣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俏脸苍白浑身发软,便趴在那里不动了。

  孔日光插了几下,让鸡巴沾满了关之琳骚屄里的淫水,便抽了出来,再往下
一捅,轻易就干进了关大美人的后庭里。

  他们打炮次数较多,关之琳后面都被干出过好几趟高潮了,倒是毫无不适之
感。

  反正这对香港影坛黄金时代的绝代双骄就这般一上一下的在床上赤裸紧贴着,
骚屄与肛菊都完全敞开,任由后面的男人肆意的在四个肉洞里轮流抽插。

  到了最后,关之琳和李嘉欣并排的跪在男人胯下,娇喘吁吁,两张倾国倾城
的俏脸紧靠着。而孔日光则把肉棒凑到她们面前,一边撸动一边喘气,很快,一
大股浓稠的阳精猛然喷射而出,把这两个大美女射得满脸都是。

  孔大少爷舒服的叹了口气,抖了抖鸡巴,两个美女便知机的凑上来,一左一
右的舔弄帮忙做清理工作。

  「李大美人现在是听话,但只怕心里面恨我得要死。嘿嘿,毕竟把她屁眼都
干松了,还射进去一次,哈哈。但也无所谓,反正又不是要找她当老婆,只要有
日久生情的外挂,下次就算是强奸也能把她奸得高潮迭起。」

  两位大美人满脸精液,皱着眉头替自己舔弄鸡巴,很快,孔日光的肉棒又重
振雄风,硬邦邦的直指天空。

  「哈,老子又硬了,我们继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