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绿帽武林之淫乱后宫】(015)

第一文学城 2021-02-15 06:05 出处:网络 作者:文学流氓
作者:文学流氓 2018年10月27日首发sis 字数:10535 (收费群已更新至38)                 15

作者:文学流氓
2018年10月27日首发sis
字数:10535

(收费群已更新至38)
                15

  我感概女人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耸动着屁股求我大力操干,这会子
一完事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觉得羞耻和后悔,翻脸不认人,她女儿昨晚也是对师
兄这样子,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不过无所谓,今天' 乳鸽汤' 算是喝了个饱,
岳父头上已经绿油油,算是报了他偷窥楚薇洗澡的仇,我提起裤子,满意地离开
了澡房,一边走一边运起真力,不一会身上的衣服就被烘干。

  有时候做男人就是这点爽,不管把现场搞的多么淫乱,爽完后大多都是提裤
子走人,乱局则由女方来收拾。

  一出了院子,我先去罗芸那边看了一下,她还是一直在昏睡,估计是碧如给
的丹药中有催眠的成份,而睡觉往往是治愈身子的最好手段,看完罗芸后,我又
往碧如那边走,既然我已经领悟了元神出窍,趁此机会多练习练习,说不定那天
就能比先天高手更厉害,在修炼的时候,让碧如这位高手来替我护法是最好的选
择。谁知半路上看见一顶骄子缓缓走了过来,我一看走在边上的丫鬟,知道是六
夫人姚珊的轿子,连忙上前搭话,那轿子见此也停了下来,只见姚珊掀开轿帘道:
" 到处找你也没人,今天我要去怀恩寺还愿,要不要一起去?" 姚珊其实也不大
信佛,就是迷信的不行,生个小病小痛就请一些巫婆到家里算命跳大神,我见她
高兴也就不说什么。于是道:" 你就折腾吧,许了什么愿?还得巴巴地走一趟。

  " 姚珊哈哈一笑,招手让我进了轿子,附在我耳边道:" 刚刚我发现这个月
的月事没来,于是把了一回脉,没想到我已经怀了孕!" 我听了又惊又喜,连忙
低头摸着她的小肚子又亲又吻,姚珊也十分高兴:" 平常一跟你说这个,你就一
脸的不屑,其实心诚则灵,比如上个月我听人说怀恩寺的观世音菩萨很灵光,于
是就去求签做了法事,这个月就恰恰怀上了,我们结婚三年都没孩子,你说灵不
灵?

  " 这个时候我当然不会坏了她的好心情,连忙点头道:" 是真的灵,还是你
好,居然感动了菩萨,说明你上辈子是个大善人。" 姚珊眉开眼笑,依偎在我怀
中道:" 这些日子你天天都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跑,连你的贴身丫鬟也不知你的
去向,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孩子生下来之后你不许离开我半步。" 我连忙点点头
道:" 那是当然,今天我就陪你一起去见菩萨。" 姚珊见此,更加开心,抱着我
的脖子哼起老家的民歌来。这个时候轿子也跟着动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了一段
路,来到一俩漆黑的大马车前,大家换坐马车,我和姚珊单独坐一辆,其他五个
丫鬟则坐在另一辆。

  然而我又觉得有些奇怪,姚珊平日最喜欢热闹,又和二夫人、五夫人交好,
每次出门两人都一起走,为何这次却没有她随行呢?

  那怀恩寺我以前去过,位于县城郊外的大黑山,平常香火有点冷清,只有等
到节日的时候,那还愿的男女信徒能挤满所有山路。幸而这几天没啥节日,路上
稀稀拉拉几个人,甚合我的意,我们的马车来到山下时,天色已经有点晚,一条
石头砌成的阶梯,又长又陡,再加上昨晚刚下过雨,看起来滑滑的特别危险,一
些信徒不敢走石阶,而是走旁边的草丛,起码这样不会打滑。

  " 幸好我跟你来了,不然就算丫鬟们扶着你也很危险。" 说毕,我突然拦腰
将她抱起,在她的娇呼声中运起轻功,几个起落就走完了石梯。只留下山下丫鬟
们一叠声喊:" 老爷等等我们。" 姚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抬头得意地笑道:"
你就显摆吧,等会一大堆人要拜你做师傅,烦不死你。" 他这么一提醒,倒点醒
了我,如今我虽然才三十岁,武功成就已经可以收徒,只是要获得掌门师傅的许
可有点难,等有时间再去九华山提一下。

  话说这大明一天比一天乱,方才我们过来的时候,就遇到好几股劫道的,只
是这些人一看到赵家字号,就吓的落荒而逃,不然我还可以趁机过过招,已经好
久没有与人生死之战,这对一个武者来说,不算是好事,不过就算个人武功再高
强,也抵不过像李自成、张献忠那样的千军万马,就算先天高手也顶多能支撑万
人围攻一天,因为只要是人,真气就有用尽的时候。

  不过只要脑子没有坏掉,先天高手也不会去攻击军队,而军队也追不到先天
高手,唯一的问题是,先天高手的亲人家眷没有这样的武功,所以这个时候收徒
就成了必要。

  有了徒弟之后,逢年过节可以收到礼金,平时也可以站岗放哨,心情不好还
可以当出气筒,逃难的时候还可以护卫家人,何乐而不为呢?我越想越高兴,收
徒的决心更浓了。

  这时候姚珊指着前面道:" 前面就是玉皇宝殿,快跟我走。" 我顺着她指的
方向看去,一座宏伟的庙宇建在山脊之上,顶上带有二龙抢珠的装饰,庙前还有
一尊高大的立佛雕塑。

  很快我们来到正殿,守在门口的老和尚见了姚珊施礼道:" 姚施主大驾光临,
这位是?" 姚珊于是介绍我们二人认识了,原来这老僧叫觉缘,看样子对我的到
来十分诧异。

  " 二位施主真是郎才女貌,贫僧祝二位平安吉祥。" 说毕他又对姚珊道:"
知道施主要来,我们已经准备好一切,施主是先逛一逛,还是直接去菩萨前还愿?

  " 姚珊抬头看看天色道:" 时间已经有些晚了,我们还是直接开始吧。" 那
老僧双手合十道:" 阿弥陀佛,施主请跟我来。" 于是那老僧一路领着我们穿过
正殿,又绕过偏殿,走过常常的走廊,又过一座山间小桥,一路上遇到不少和尚,
看到姚珊后都纷纷施礼,一行人最后来到一个菊花绽放的小院子里,小小几间房
在花木掩映下显得十分幽静。

  老僧带我们走进最里面的一间屋子,里面光线有点阴暗,这房间都是木地板,
走在上面通通作响,好像下面是空心的,香案上摆了一副鎏金的菩萨像,左手宝
瓶,右手拂尘,善财童子位列左右,四周也挂满了菩萨的宝相,塑像前大红蜡烛
闪烁,粗大的梵香冒出呛人的烟味。

  姚珊见了,从觉缘手里接过一束香,点燃了握在手里,然后跪在蒲团上拜了
几拜,又拉着我拜,我只得也学着她的样子,如此这般,站起来的时候,我认为
一切都结束了,谁知那老僧却道:" 赵施主请跟我来,姚施主还要准备最重要的
祈愿仪式,旁人不能干扰。" 我看了看姚珊,她回头对我道:" 夫君去隔壁休息
一下,我这边只需一个时辰就好,如果你等的无聊,就去各处逛逛。" 我只得退
了出来,在觉缘的带领下,来到一处禅房坐下,那觉缘令小和尚给我斟了茶,又
对我道:" 贫僧还有其他事,就不打扰施主了。" 我点点头,见他关门而去,就
坐在凳子上闭目沉思,我母亲以前也常到这里敬佛,小的时候跟着她来过无数次,
景色不变,那和尚却换了一批又一批,那时候母亲祈愿的时候,我和父亲也在别
处等,我坐不住,跑来跑去,大多时候也就在各殿欣赏菩萨的造型。

  感慨了一会儿,百般无聊之中,我想练习一下元神出窍之法,顺便用元神去
姚珊那边逛逛。

  说动就动,我立刻摆好打坐的姿势入定,用内力一个劲地冲撞百会穴,试了
好几次,终于成功,整个人一下变的轻轻飘飘的如浮萍之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
看见本体还是入定的样子,心中升起一种荒谬的感觉,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直接就穿过去了,看来这元神还是太弱,对周围不能施加任何影响,接着我又穿
过木门,来到院子里,看见几个五大三粗的武僧正在院子里扫地,手里挥着扫帚,
眼神却不时地瞟向我所在的禅房,我登时觉得有些奇怪,看样子他们像是监视我,
可我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啊,以前也没跟少林派的人结怨。

  这时我想起姚珊,连忙跑向她刚才所在的禅房,也不开门关门,直接穿墙而
过,很快就来到姚珊身边,只见她闭目在蒲团打坐,双手合十,嘴里念叨这什么,
看起来十分虔诚,心中登时松了口气。二人显然看不见我,尽管我用手在他们面
前晃了又晃,可他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我仔细看他们眼珠的时候,里面根
本就没我的影子。

  姚珊就这样念了一会儿,站在她身后的觉缘突然道:" 时辰已到,请施主去
尘。" 姚珊有些迟疑地问觉缘道:" 我夫君现在正在干嘛?

  " 施主放心,几位师弟看见赵施主正在禅房打坐,一切无碍。" 觉缘气定神
闲地说道。

  " 那请来的是真神吗?我怎么感觉不对劲?" 姚珊疑惑地说道。

  " 当然是真神,你上次许的愿不就灵了吗?而且你也看到了,连县太爷的小
妾也在我们这儿许愿,还有城东李举人的夫人、大善人大财主王宝贵的夫人以及
其他官宦人家的小姐太太,多年来都在这里祈愿还愿。没一个不灵的。" 觉缘语
气温和,谆谆善诱,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我却觉得莫名其妙,懂点佛教的人知
道,佛教从来没搞过什么请神,只有道教的道人在斩妖除魔的时候请神上身或者
请神画符。这样一来,我对怀恩寺有了很大的质疑。

  然而姚珊听了之后,反而觉得有理,于是抬了抬臀部,将蒲团拉开来,又继
续在木地板上打起坐来。

  这时候觉缘口中念念有词道:" 大慈大悲神啊,惠苍生,撒雨露,普众生,
掌宝杵,退妖魔,度鬼神,行宏愿,舍功德,南无阿弥陀佛!" 话音刚落,只听
姚珊身子一颤,发出啊的一声,然后剧烈喘息了起来。

  我看的实在无语,感觉这和尚刚才念的经根本不是佛经,因为佛经正常人听
不懂。

  那姚珊为何在他念完之后叫了起来呢,莫非这觉缘还真会法术?

  正在此时,觉缘又道:" 鸿福已来,施主不可乱动,定得慧心,方能求得正
果,外面已经备好镇气丸,施主事后务必服下,贫僧这就不打扰了。" 说毕关门
而去。

  姚珊没有说话,皱着秀眉点了一点,房间重新陷入安静之中,我见她脸色越
来越红,额头上香汗渗出,表情像是在忍受非人的折磨,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我心想:莫非她早上吃坏了肚子?没想到这个重要时候才发作,但是又强忍
着不愿意打断祈愿过程,这也太痴了,就算这次不成功,下次再来不就行了?真
是想不通。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地板传来蓬蓬的撞击声,倒吓了我一条,姚珊却
没有丝毫奇怪的样子,神情并无异样。

  我听了一阵,觉得十分好奇,感觉这地板的确是空心的,不知下面藏了什么
东西,于是趴了下来,俯身将脑袋穿过地板,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眼前的场景让我大吃一惊,只见薄薄的地板下面躺着一群和尚,在仅能塞入
肢体的狭小空间里,并排的整整齐齐,胖瘦不一,有老有少,一个个穿着青色僧
衣,不过全都把肉棒露了出来,翘的高高的,其中一个胖和尚正好躺在姚珊的位
置,只见他不停的耸动着腰往上顶,刚刚的蓬蓬声就是从他那里传出来的。

  我心中大惊,登时爬到姚珊面前,低头穿过她的长裙,眼前一幕让我惊怒之
极,只见姚珊的长裙里什么都没有穿,坐的位置下面正好有个小孔,那小孔正对
着阴户,一根肥硕的肉棒从小孔中挺了过来,正好分开她的两片肉唇,深深地插
入她的淫穴里。

  霎那间,我什么都明白了,所谓的法事居然是这个样子。做的可真够绝密啊,
如果不是地板有撞击声,我还发现不了异常,没有元神的普通人更不用说。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却毫无办法,就算我此时回到肉身,那也得等一个时
辰才能醒来,到时候一切都结束了,还能阻止什么?有什么用呢?

  正在惊怒之中不能自拔的时候,那肉棒进出的频率更快了,姚珊忍不住发出
阵阵呻吟声,谁知这声音一响,隔壁突然响起了阵阵木鱼声,我连忙穿过墙壁去
看,只见一群和尚坐在房间里,同时敲着木鱼,口中念念有词,声音极大,如隐
隐惊雷,将姚珊的呻吟压盖的无影无踪。

  我心想:这真是想的极其周到啊,连声音也要掩盖,要是一直发展下去,世
上将永远不知道这怀恩寺名义是个寺庙,其实就是个诱骗妇女的淫窟。

  想到这里,我又回到姚珊身边,看到她的脸色已经红的堪比云霞,嘴里的佛
经也是念的时断时续,于是又钻进裙子里看看情况,只见那根肥硕的肉棒抽插的
速度已经极快,最后连成一片残影,撞的地面灰尘都在跳动,最后突然停了下来,
肉棒全根而入,姚珊哎呀了一声,打坐也打不稳了,一只手向后撑着身子,剧烈
地颤抖起来,那肉棒脱离了阴道,还在一股一股狂射着精液,龟头如同花洒一样,
白点洒满了她的裙子、肚脐、阴毛和阴道口,而阴道口却还有许多精液流下,淫
水和精液将地板打湿了一大片。

  那肥硕的肉棒终于缩回洞里,接着又有一根细长而坚挺的肉棒探了过来,姚
珊喘息了一会,重新将臀部移到小孔的位置,弯腰俯首用纤纤细手捏住那肉棒,
对准了阴户之后,臀部往前一挺,全根而入,我用头穿过地板往下看,只见那肉
棒是一个廋和尚的,长的尖嘴猴腮,满嘴龅牙,形同猿猴,就是这样一个猥琐男,
平时姚珊看见了都会捂着鼻子快速离开,现在却能轻易地将肉棒插入她的体内。

  他得意地和同伴打了个眼色,弓着腰杆就开始向上顶撞起来,姚珊发出如泣
似哭的呻吟,然而木鱼声和念经声使这个声音只能在房间里听到,外面估计只能
听到木鱼声。

  就这样抽插了几百下,那细长的肉棒终于抵挡不住,吐出白色的黏液后缩了
回去。

  接着又是一个满是皱纹的肉棒探了过来,我低头探查了一下,这个肉棒的主
人居然是个年近八十的老和尚,胡须阴毛都发了白,按年纪姚珊都能做她的重孙
女,此时他却把肉棒指向了重孙女那一辈,可谓是老而不休,极端无耻,不过他
的肉棒虽然不硬,但这个年纪能翘起来就不错了。

  姚珊无视这肉棒的苍老,依旧用手将其导入阴户,那老和尚勉强顶撞了几下,
就喷出浓稠的精液来,果然年纪太大吃不消,老和尚离开后,却来了个小和尚,
这肉棒白白的像是没有发育,连阴毛都没有,虽然肉棒直直的翘起,长度却太短,
看起来就是个孩子啊,我这么小的时候还在玩泥巴,他却能品尝到女人的滋味,
真的不能相比。

  姚珊试了几次都没能插入阴道,她只得重新调整姿势,站起来后,将双腿向
前后大张,最后越张越开,身子也慢慢下落,直到来到地板,此时两只腿已经劈
开成了一字型,阴户也被拉扯的露出黑黑的肉洞来,残留在里面的精液和淫水不
停滴落,正好落在那短小的肉棒上,像是涂了一层蜡油,最后她慢慢落下身子,
终于将那短小肉棒吞了下来,整个阴户已经贴在地面,让那短小的肉棒能更好的
插入抽出,我都怀疑这肉棒能不能喷出精水。

  不过姚珊这个姿势,我就看不到肉棒在阴道出没的样子,我也不想探究,只
知道她居然被这小小肉棒捅的喷出了一股一股的浪水,估计这个姿势让她更加敏
感,而且肉棒也能顶到平时所不能达到的痒处。

  过了一会,我听见下面一声吼叫,细细的是小男孩的声音,连忙探过头去查
看,只见那小和尚浑身哆嗦,明显已经射了,刚拔出小小的鸡巴,又一个猥琐的
瘦和尚代替了小男孩原来的位置,只见这个瘦和尚的肉棒与别人不同,肉棒红红
的细长,但龟头大的惊人,看起来像是猴子的肉棒,他穿过那小孔都有点困难,
几次顶撞都没穿过,反而痛的嘶嘶吸冷气。

  急的后面的人一个劲地催促,不过他们都不说话,只是用表情示意对方。

  折腾了许久,那大龟头鸡巴好不容易穿过小孔,等候在外面的阴户迅速将其
纳入,淫液一波接一波地顺着肉棒滑下,此时姚珊已经进入癫狂状态,不待那大
龟头鸡巴进行顶撞,自己就一起一落地抽插起来,不过她还是保持着一字腿的姿
势,用双手撑着地面,维持着平衡。

  那大龟头鸡巴显然受不住这刺激,抽了十几下就哆嗦了起来,卵子一张一缩,
又一次将污浊的精液注入姚珊的体内。

  姚珊表情明显有些失望,在抽出鸡巴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无论两个人怎么
拔也拔不出来,我分明看见那龟头将阴道撑的鼓了起来,就这样僵持了一会,两
个人都慌了起来,我看见姚珊已经坐了起来,使劲地往上站起,那鸡巴就像面条
一样被拉的老长,弹性惊人,越拉越长,最后发出啵的一声,姚珊尖叫一声,终
于分了开来,大量淫水和精液如泉水般从小穴里流出,一团团精液竟然将地板上
的小圆孔堵的结结实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从入定中醒了过来,看见自己仍然坐在禅房中,
怀疑刚才所见所闻都是一场梦,可是这梦却这样清晰无比。

  我连忙推开门,疯狂地往姚珊那边跑去,那觉缘老和尚看见我来了,也不阻
拦,笑嘻嘻地引我进去,我满腹怀疑,看见姚珊衣衫整齐地坐在那蒲团上,见我
进来便笑道:" 夫君,你急匆匆地干什么,我们这里已经结束了,现在可以回家
了。" 我四处打量,推开隔壁的门,如果不是梦境的话,刚才这里应该有许多和
尚念经,可是此时却没有一个人影。反复用鼻子闻了闻,然而到处都是香烛的焦
味,闻不到那淫靡味。

  一时间我有些糊涂了,正在发呆的时候,觉得有人牵我手,回头一看是姚珊,
只见她笑得十分灿烂:" 你鬼头鬼脑地找什么东西,这里可没有吃的,如果饿了
我们马上回去。" 我看看天色也不早,连忙道:" 方才我睡了多久?" 那觉缘和
尚笑道:" 赵施主好梦绵长,一觉两个时辰。" 什么好梦!是世上最恶心的梦好
吧!我暗自腹诽,真希望这一定是梦,可是我最终还是不太放心,趁着二人不注
意,迅速的掀起姚珊方才所坐的蒲团看了一眼。心里一直默念着,没有洞没有洞
没有洞,然而现实往往是残酷的,我分明看见了一个圆圆的洞,边上还有一些没
有完全晾干的水迹。

  此后我像是被人抽干了所有的精气神,迷迷糊糊地回家,迷迷糊糊地吃晚饭,
直到躺在床上后,才猛地哭了起来。

  仇恨、绝望、伤心、痛苦反复绞杀着我的心,甚至已经动了屠灭怀恩寺的念
头。

  不过这怀恩寺历史悠久,又是少林派的一个分支,实力不可小瞧,我一个人
只怕无法将其屠灭,就算他们打不过我,也能逃到别的地方去,想来想去,我只
能带上碧如一起去,然而她现在还是出家人的身份,平时连荤菜都不愿意吃,更
何况要她去杀人。万一破了她的道行,只怕会被她恨上一辈子,我可没有这个心
理准备。

  冥思苦想了良久,我最终还是决定先放一放,姚珊那边我也不必惊动,她现
在已经不可靠,显然被那些神棍蛊惑了,不会轻易听人的劝,反而容易暴露出我
来,一个不小心就会引起对方猛烈的反噬。不过也不能对她不管不问,必须留神
不让她接触别的夫人,不然都这样搞下去,这个家就散了。

  如果真要将那淫窟一锅端,必须从长计议,看看师门能不能帮我一下,就算
不帮我只要批准我招收徒弟也可以。

  当务之急,我必须练习好元神出窍,不过在此之前,我还必须解决另一件事。

  第二天一大早,我看望了还在床上躺着的罗芸,她已经醒了过来,看到我之
后脸色惊喜,然后又抱着我痛哭起来,我拍着她抽动的背脊安慰了一会,她又要
跟我解释什么,我连忙摆了摆手道:" 你的事我已经一清二楚,你没有对不起我
的地方。我还会像以前那样对你。" 罗芸抱着我又亲又舔,最后脸色一寒,咬牙
切齿地道:" 我一定要将那张提欢碎尸万段!" 两人依偎着说了许多情话,又一
起用了碧如做的早饭,现阶段我的吃喝都由她控制,别人我都不大相信。

  说了一阵话之后,我服侍罗芸躺好,满面笑容地哄着她入睡,出了院门口,
径直往马棚走去,接着一路骑马来到县城,这个时候正是小商贩进城的时间,城
门口熙熙攘攘的有许多人排队交税,一些守城官兵拿着鞭子抽打不排队的百姓,
打的鬼哭狼嚎,这场景我看惯了,理也不理,打马就往中间的门口走去,按理说
这道门平时只能让朝廷的公人通过,不过那些官兵见我骑马穿着丝绸,问也不敢
多问,直接就放我进城。

  这世道就是这样,许多规矩都是给穷人订的,富人走哪里都会有特权,所以
我格外珍惜自己的财产和亲情,尽管目前为止我被现实抽打的不成人型,但我心
中还是有些许希望,希望一切都能好起来。

  县城的西边是人贩市场,这灾荒年月卖儿卖女的遍地都是,衣衫褴褛的男男
女女在头上插着稻草,跪在泥地里黑压压一大片,到处都是哭嚎惨叫之声,让人
如同置身末世,我再一次觉得,大明或许真的要玩完。

  喝走几个前来邀客的人牙子之后,我穿过人贩市场,又拐了几个胡同,只见
一个四合院出现在眼前,院子里种了一些花草,干干净净的倒也清幽。

  我拴好马,直接越过柴扉,正好看见一个头裹花帕的女子从房里走了出来。

  我一把抓住她道:" 你是田敬龙的什么人?" 那女子估计被我的凶狠样子吓
坏了,直接哭嚷起来,气得我大喝道:" 再乱叫我捏碎你的喉咙。" 花帕女这才
收声,哆嗦着道:" 奴家是田敬龙的娘子。" "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又问道。

  " 奴家也不知道,他常年到处出诊,也没个准信,或许今天,或许明天,总
之不清楚。" 我见这小娘子虽然比我家的夫人们差远了,身材却还算苗条,不由
得淫笑道:" 你丈夫常年搞人家的妻女,你知不知道?既然如此,我也来搞搞他
的妻女。" 谁知那小娘子闻言不但不惊,反而松了口气,拍着胸脯道:" 原来是
这样,我还以为你是杀人越货的强盗,我那夫君在外边得罪的人是不少,像你这
样的我又不是第一次遇到,既然如此,你跟我进来吧。" 我原以为这妇人会竭力
反抗,已经想了好几种应对办法,却没想到她居然如此配合,一时震惊在原地,
她却笑着道:" 还不快进来,让街坊看见了又说不清了。" 我只得跟她进去,却
见她一把将我搂着,嬉笑着道:" 你生的这样好看,一般女儿家都会对你动情,
家里一定有不少夫人吧。" 我木然地点了点头,她却迅速地脱起裤子来,最后只
剩裙子罩着赤裸的双腿,又拉着我的手往她胸上摸。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突然觉得她有些可怜,根本没有兴致动她,转身就往外
走。谁知没走几步,她突然抱着我的腿哭喊道:" 你要生气就搞我吧,千万别杀
我夫君,求求你了。" 我一脚踢开她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搞你又能怎样?"
那妇人仍然不死心,死死抱着我道:" 不要!我告诉你把,你是不是叫赵羽,不
是我夫君想搞你的女人,是有人出了重价要我夫君搞你的女人。" 我听了心里一
咯噔,连忙回头看着她,厉声道:" 原来如此,你跟我说清楚!不然我杀了你夫
君,连你也不放过。" 那妇人又含泪道:" 你杀了我夫君就等于杀了我,何必多
此一举,事情我会尽量告诉你,希望你高台贵手,就是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夫
君出诊归来,刚准备洗洗睡觉,有个穿着长袍的女子就来敲门,头上带着口罩和
兜帽,也看不清长的什么样子,不过身材可能比我高一点。她一进门就对我夫君
道:' 听说你接着出诊的名义专会勾引良家妇女,那赵家五夫人赵欣,生的国色
天香,你何不去试试,那滋味销魂的很呢!' 我夫君连忙摇头道:' 多谢娘子夸
奖,这是小生一点小小的癖好,不值一提,不过赵家的家主赵羽可是武林中的一
流高手,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是死无葬身之地,谢谢姑娘指点。姑娘请回吧!

  ' 谁知那女的却掏出两千两银票出来,一把拍在桌子上,' 你做也得做,不
做也得做,不然赵羽不杀你,我第一个杀你。' 说完之后,她用掌一削,就把桌
子的一角给削掉了,吓的夫君只好答应下来,后来我多次劝夫君逃的远远的,夫
君却认为这女子武功高强,一旦走出县界就会被她杀死,所以一直不肯走,我看
他分明是贪那两千两银票,我知道这银子不该拿,总有一天会大祸临头,可是劝
了无数次也没办法,他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果然和那赵家五夫人勾搭上了,不
过夫君不是主谋,那个女子才是,你应该去找她。" 我点了点头,又问了她一些
细节问题,她也全部说了。

  " 你是个好女人。" 我眼中含着泪水说:" 我这辈子可能都遇不到了。" 她
正不知我说这句话的用意,我的手已经迅速地向她脖子抓了一把,她的咽喉立刻
碎掉,双手捂着软软躺倒在地,我又抽出佩剑,为了不让血溅的到处都是,剑锋
缓缓刺入她的心脏,她绝望地看了我一眼,长长吐了一口气,终于闭上了眼睛,
眼角也滑出泪来。我看见她的右手用血液在地上歪歪斜斜地写了四个字:别杀我
夫。

  接着我吹灭了灯,躲在黑暗处等待着,那田大夫直到二更的时候才回来,一
边推门一边叫娘子点灯,叫了几声没人应就抱怨起来,黑暗中,我分明听见他在
身上找火折子。

  " 今天是怎么了,睡的跟死猪一样,别说你跟奸夫搞累了才睡的这么死!"
我静静地等着他,只见他试了好几次才划亮了火折子,然后点燃了煤油灯。

  " 这地上什么东西,也不收拾一下。" 他显然被尸体拌了一下,然后提着煤
油灯往地上一照。

  我等的就是这一瞬间,他的呼喊、痛苦、悲鸣、茫然、失落、伤心,都成了
我开心的理由,仿佛能洗刷我之前所受的一切侮辱。

  哭嚎声惊天动地,震的我耳膜发聋,我终于不再享受他的痛苦,走了过去,
他却丝毫没有擦觉,直到我蹲在尸首边,用剑点了一下他的脑袋,他才吓了一跳,
退后一步道:" 你是谁?" " 你隔段时间就到我家治病,难道还不认识我?" 我
笑道。" 田大夫,别来无恙啊!" 那田大夫看我剑上粘了鲜血,气的浑身发抖:
" 赵羽?是你杀了我娘子?" 我擦拭着宝剑冷笑道:" 没错,就是我干的,不过
这才只是开始。" 说到这里,我突然脸色一变:" 一年前你收下那两千两银子,
就该知道这个结局,不过现在知道也为时未晚。" 田大夫怒骂着:" 你这个混账
东西,没错!我是勾搭了你的娘子,也仅仅是这样,那也没杀人啊,你这个疯子!

  " 我冷哼了一声,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没错,你是没杀她,可在我心里你
已经杀了她,你可知道,自从我看见你们行那苟且之事,她在我心里就已经死了,
你还不如杀了她更好!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恨你,我杀你全家都觉得不够解恨!"
田大夫突然情绪失控,从桌子上拿出一把剪刀,一边挥舞着一边朝我冲来:" 你
还我娘子的性命!" 我冷笑一声,一巴掌拍飞他的剪刀,掐住他的脖子往墙上撞:
" 如果你想死的痛快点,就将你勾搭我娘子的前后经过讲清楚,否则我一刀一刀
割下你的肉去喂狗。" 第二天清晨,我拖着疲惫的步伐离开了田家,身后燃起熊
熊火焰,只听四处一片走水的叫喊。我深呼吸了一口气,伸展了一下懒腰,感觉
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自从遇见张提欢之后,我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那种能控
制命运、掌握生杀的自信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里。

  救火的人从我前面络绎不绝的涌来,我来到昨天拴马的地方,骑上马往回赶,
火光照亮了清晨最后一丝黑暗,像是夕阳的光芒照耀着县城的一砖一瓦,景色真
是优美啊。

  赵欣堕落的过程我已经全部掌握,不过我还是希望她亲自讲给我听。只是我
现在已经变的非常脆弱,不能容忍她再骗我一次,但我知道她还是会骗我的。

  所以我觉得,已经没什么话好跟她讲了,如何处置她让我头疼,杀她会让众
位夫人远离我,不杀又觉得是根心头刺。

  看来现在必须得用非常手段了,想想我本来七位夫人,王若初、赵欣、姚珊、
沈雪却先后背叛了我,现在只剩下楚薇、蒋英、罗芸三位夫人,真是可悲可叹,
如果是我对她们不够好,或者陪伴时间不够多,我也算认了,可惜我竭尽全力宠
爱她们却得来这种后果。

  我很是不甘,却又无能为力,难道真是风水问题?既然改动不了风水,那我
换个家总可以吧。

  想到这里,我一片茫然,信步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来到了人贩市场。

  没过多久,只见前面一群人正在吵嚷什么。

  只听一个女子用尖细的声音吼道:" 哎呀,中间这个女孩长得这么漂亮,买
来做丫鬟岂不是暴殄天物,我出三百两,捧她做我们水月楼的头牌!".另一个男
子吼道:" 王老鸹,三百两银子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出五百两做我小妾!" 紧
接着众人又是一片争吵。我打马路过,也没兴趣理会这些人,然而就在这时,突
然有人带着哭腔叫了一声:" 羽哥哥!" 我整个人登时就愣住了,连忙往那边看
过去,只见那台子上有三个衣衫褴褛的女孩子,正在被台下的人评头论足。中间
那个一个女孩儿眼睛大大的,满含泪水,鹅蛋脸上有些污迹,脸色也很憔悴,却
还是遮不住姣好的面容。

  一见到她,我不知是喜是悲,飞身下马,来到台下道:" 王若初?!"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